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5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等到两个人都躺在床上,热烘烘香喷喷的时候,陈昂原本是想做点什么的,毕竟好久没有这样将徐蘅抱在怀里了,但他的热度还没完全退,四肢乏力,只觉得染上徐蘅味道的松软床铺像个温柔的陷阱,引诱他不住地往下坠。

    徐蘅在他鼻尖额头上各亲了一口,说道:“睡吧,晚安。”

    陈昂几乎是瞬间,就睡着了。

    陈昂在睡梦中也将徐蘅抱得很紧,是个前胸贴后背的姿势,蜷起的弧度完美契合,好像本来就该这样,一直都这样。陈昂还带着点烫热的呼吸喷在徐蘅的后脖子上,一下一下的,规律而令人安心。

    但徐蘅却有点睡不着,他又不敢动,怕把陈昂给吵醒,最后迷糊睡着的时候已经不知道是几点了。

    徐蘅做了个梦,没头没尾的。

    他梦见自己站在一个开阔的,四面都没有屏障的地方,风拂过的时候带着凌厉的呼啸。他面前站着好多面目模糊的人,他看不清,但他心底里知道这些都是谁,其中有陈昂严厉的父亲美丽的母亲,还有他冷艳的姐姐,还有他那些徐蘅根本不认识的朋友。

    他们都在小声絮语,不知道在说什么,徐蘅低头一看,发现自己赤身**,浑身上下一点布料都没有,暴露在所有人的视线里,这让他无地自容,恨不得整个人蜷缩起来,却一动都不能动。

    梦中的徐蘅突然间又到了一个婚礼上,新郎新娘正在沿着红毯往前走,徐蘅是负责扔玫瑰花的花童。新郎转过来正好是陈昂英俊的脸,徐蘅手中挎着的藤篮里的花瓣突然像洪水一样疯狂地涌出来,把他淹没。

    徐蘅在花瓣的汪洋里挣扎,什么都抓不到。

    徐蘅自知是梦,手脚在花瓣中挥动,想要醒过来,等到真正醒过来的那一刻,他不过是静静躺在床上,蓦地睁开眼,四周一片寂静,只有空调运转的声音,还有陈昂的呼吸声。

    他翻了个身,钻到陈昂的怀里去,陈昂瞬间就醒了,搂住他的手臂紧了紧,含糊地说道:“怎么了”

    徐蘅不说话,陈昂低头用嘴唇去亲他的脸,尝到了一点湿润,他说道:“怎么了,是不是做噩梦了。”

    陈昂双手扶在徐蘅的腋下,把他从被窝里往外抱了抱,让他把脸露出来。徐蘅眼睛微红,嘴唇抿着,不知道在想什么。陈昂叹了口气,和徐蘅接吻。在这样深的夜里,天地间怕只有他们和星星醒着,连吻也变得格外温柔缱绻。

    徐蘅温顺地接受这个吻,手脚缠在陈昂身上,任由陈昂亲着亲着撩起他的衣服,一点点地抚摸他的身体。陈昂估计还有点烧,掌心体温比平常要高一些,徐蘅只觉得那温度烫得自己浑身燥热,一边伸着舌头让陈昂叼住吮吻,一边哼哼唧唧地叫出声。

    陈昂把徐蘅的衣服都解开,徐蘅光溜溜地躺在被窝里,皮肤和微凉的布料相接触,让他舒服得发出一声近似呻吟的喟叹。

    陈昂一点都不着急,像收藏家赏玩一件自己的珍宝,一点点地在黑暗中抚摸徐蘅的身体。从平直的锁骨,到胸膛上凸起的**,然后是细瘦又不失韧劲的腰,再往下就是蜷曲的耻毛,陈昂的手轻轻地拂过徐蘅已经勃起的茎头,最后反复在徐蘅大腿的纹身处,沿着内侧摩挲,手法色情。

    徐蘅像一架钢琴,随着陈昂的“弹奏”发出不同音色的呻吟,或高或低,被碰到敏感处时,还带一些哭腔。

    夜色是最好的遮羞布,徐蘅失去理智一般,腿分开夹住陈昂的腰,喘得像透不过气。

    “进进来唔嗯”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