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俗套的穿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霏霏春雨下了足有半月,将这个依山傍水的五福村笼罩在一片烟雨朦胧之中。尤其是村尽头那片有些年头的竹林,被春雨洗过之后更是绿得透亮,微风过处,星光点点,硬是在这红尘俗世的村子里挤出了一丝“仙气”。

    竹林旁,是一栋青砖瓦房,看样子虽只是个一进的院落,可相对旁边低矮的茅草屋,霎时就富丽堂皇了起来。

    古语云: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

    想来那将房子建在这竹林旁的主人,定然有几分这样的意味。

    院内那一树杏花,一丛丛、一簇簇,在细雨微风下,花瓣悠悠然飘落,在翠绿的草坪上铺就了一层花坛,然更妙的是,它有一簇花枝已然越过那墙头,与院外的翠竹相互交缠依偎,活像是话本里写得佳人与才子。

    忽的“吱呀”一声,那杏树旁的一个房门被拉开了。

    裹挟着杏花香味的一阵春风扑面而来,吹跑了沈夭身上所有的睡意。见外面果然还在下雨,身上的力气便似乎被抽个精光,霎时连站都懒得站了,身子一歪就斜斜的靠在了门框上,逐渐滑下坐在了门槛上,这才打了个哈欠,微阖的眼角生生被挤出了一丝泪水,顺着白皙光滑的脸颊滑下,恰若那雨中的杏花,娇美至极。

    紧接着,她又打了一个哈欠,这模样,活像是只千年不曾睡觉的王八。

    这样坐着足有一刻钟,就在人以为这玉雕似的少女已经睡着的时候,她却悠悠的站起来了。跨过门槛,朝旁边的洗漱台走去。

    洗漱的木台上,除了洗脸盆,漱口杯,架子上还放着一个雕着一支含苞待放的梅花的小木盒,木盒旁则是一个竹筒,竹筒上放着一支翠绿的刷牙子。

    沈夭掀开盒盖,木盒内装着的是洁牙的细盐,取刷牙子沾取细盐,拿着漱口杯转身就在回廊处开始洗漱。她这副披头散发在外洗漱的样子,若是被旁人看了,只怕要将人惊得掉了下巴,但此时此刻,院内除了她再无其他人。

    仔细的刷好牙,沈夭砸吧砸吧嘴,真咸!不由暗自怀念起以前用的牙膏来,当然,每到刷牙的时候,她都会怀念一次,已然成了习惯。仿佛不这样怀念一下,她都快要忘记她是穿越大军中的一员了。

    洗脸盆的水已经凉了,不过这也是因为她磨磨蹭蹭的缘故。自强硬的签了主仆契约之后,恶仆变忠仆,这“忠仆”定是不敢阳奉阴违的。洗漱完毕,直接将水泼向了院内的草坪上,将花瓣铺就的地毯冲出了一个洞。

    才朝厨房悠悠走去。

    许是她这不急不缓的动作,让整个院子较之刚才还显静谧,就连纷纷落下的春雨都变得不慌不忙起来。

    厨房的锅里温着一碗白粥,两个肉包子。

    沈夭试了试温度,不烫。端起碗就喝了一口,竟是喝了半碗下肚。拿了包子叼在嘴上,这才转身去碗橱那里拿筷子,顺道把放在厨房桌上的一叠酱菜拿过来。肉包子有些腻,但加入了酱菜,就十分美味了。

    解决了早餐,她的动作又变得悠悠起来,似乎方才那一口气喝掉半碗粥的人不是她一般。

    回到房间,这回倒是不曾就着门槛坐下,而是坐到了窗户旁的贵妃榻上。原本这里放置的是床榻,但沈夭嫌那东西不舒服,就换成了贵妃榻。贵妃榻上先是铺了一层棉被,再铺一层毛毯,此时她似无骨之物一般斜躺在贵妃榻上。

    这个位置正好,透过那半开的窗户,可以看到窗外悠然飘落的花瓣,十分美妙。

    呆呆的看了一会儿窗外的美景,沈夭终于收回了目光,拿起旁边桌案上放置的一本名叫《风流少爷俏丫鬟》的书籍看了起来。若是忽略这本书的名字,虽仪容凌乱、仪态不雅,倒也算得上是个认真好学的人。

    沈夭看着书中的故事,已然讲到了这风流少爷邪魅的一笑,偷亲了那俏丫鬟的若樱桃半的小嘴儿,还诓骗她说这是对她做错事的惩罚。不由得在心中呵呵了两声,暗道一句天真!这才继续观看。

    前世,她也看些小说,但那时娱乐项目颇多,随意挑出一样都能打发时间。直到后来,她被检查出胃癌。早就孤身一人的她居然也没有觉得多伤心,就是想着得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度过人生最后的时光。却不想天不遂人愿,路上就遭遇了车祸,这下莫说是山清水秀了,连身体都支离破碎了。

    然而她再睁眼时,就变成了一个奶娃娃,她很淡定的接受了这个事实。毕竟,她也是一个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