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87.第八十七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亲爱的们,这是防盗章, 一个小时后再刷新  一件衣服烫好, 夏沐让妹妹休息一下, “喝杯咖啡再烫。”

    夏楠这才仔细看饮料杯上的LOGO, 是她们小城一家有名的咖啡馆,“你怎么买这么贵的咖啡?前面那家饮料店里只要十多块钱一杯呢。”

    “行了,偶尔喝一次。”夏沐让她先尝尝咖啡味道怎么样,夏楠说:“我不爱喝咖啡,喝不惯, 苦。”

    还是喝了一口, 她笑说:“大城市的人就喜欢花钱买罪受,这么苦的东西还当成好的。”

    夏沐也笑笑,以前她也这么觉得,咖啡有什么好的,后来就上了瘾。

    夏楠喝了几口,问夏沐, “你什么时候回家?”

    “不回,周五就回北京。”夏沐淡淡说着。

    夏楠把咖啡杯放在收银台上, 顿了片刻才说:“昨晚我妈还打电话给我, 问你......”

    “中午你怎么吃?”夏沐打断她。

    夏楠知道姐姐不想提家里的事, 在心里叹口气,回她:“不饿, 等会儿去买份凉皮, 你呢?我帮你订快餐?”

    “跟你一样, 吃凉皮。”

    “中午吃那个没营养。”

    夏沐看着妹妹:“没营养你还天天当饭吃?”

    夏楠抿抿嘴不知声。

    夏沐轻轻捏着纸杯,纸杯变形咖啡马上就要溢出,她又松开。

    “上班后就忙了吧?中秋节放假还回不回来?”夏楠打破沉默。

    “应该没时间,过年再回来。”

    夏楠欲要说点什么,店里有人进来,她忙着去招呼。

    夏沐也帮忙推荐搭配,顾客一下子买了好几件。

    快到中午,店里的人比上午要多点,夏楠一直都没找到机会跟夏沐说家里的事情。

    快到两点时两人才闲下来,夏楠出去买饭,趁着这点空档她又去了医院一趟,丈夫在ICU,她就去问问医生情况,还是没任何好转。

    离开医院夏楠去买了饭,买回来一份凉皮一份盒饭,夏沐把那份凉皮抢去吃了。

    “我喜欢吃凉皮。”夏楠把盒饭推给姐姐。

    “我也喜欢吃。”夏沐已经开吃,夏楠没法子,只好吃盒饭。盒饭太贵,她中午从来不舍得吃,就吃个凉皮吃个菜饼应付一下。

    因为有夏沐在店里,夏楠一下午卖出去不少,她说夏沐有做销售的潜质,夏沐笑了笑没说什么。

    哪里有什么潜质,只不过她大二在一家女装专卖店兼职,知道客人的心里罢了。

    夏沐问她:“想开服装店吗?我们投资一家。”

    夏楠摇头:“眼光不咋地,再说我平时要照顾小丫,还要去医院,没时间进货。”

    也对,夏沐便作罢。

    老板娘下班去了店里她们就去接小丫,小丫看到大姨兴奋的手足舞蹈,对着夏沐的脸亲个不停。

    回到家夏沐拿出玩具哄着小丫玩,夏楠就去做晚饭,夏沐看着走廊上夏楠忙碌的身影,有些失神。

    小丫玩的兴奋,皮到八点钟就困了,夏楠给她简单洗洗把她抱床上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你去洗洗吧。”卫生间是公共的,夏楠提醒夏沐:“从里面把洗手间的门插好。”又把自己的拖鞋拿给夏沐。

    夏沐找了睡衣和洗漱用品出来,准备去洗澡。

    “我去上班了,你记得睡觉时把蚊香给点上,蚊子多。”夏楠拿上包,又去桌子上找电瓶车钥匙。

    夏沐眉心微蹙:“你说什么?上班?服装店还没下班?”

    夏楠咬咬唇:“不是去服装店,是物流仓库。”

    “物流仓库?”

    “嗯,在那边分拣货物,都是小夜班,计件提成,工资还蛮高的,也不耽误白天上班。”

    “那小丫晚上怎么办?”夏沐不由激动。

    “没事,小丫睡着了后一般不会醒,再说我十二点左右就回来了,不碍事的。”

    夏沐的心一阵揪着疼,她气急:“不是跟你说了,没钱花我来想办法!”

    夏楠绞着手指:“也不知道小丫她爸哪天能醒,这样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夏沐红着眼:“就算你去上夜班,你能多挣多少钱啊?小丫才四岁啊!你怎么忍心呢!”

    她呼口气:“这个工作你辞了吧,以后就上白天的班,咱们也不缺那几百块钱。”

    夏楠:“我得攒钱给小丫她爸看病。”

    “这钱不是肇事司机出吗?”夏沐诧异的看妹妹。

    夏楠咬着唇:“对方拿出的十几万已经花的差不多,可那个司机家里也没钱,把面包车也卖了,东凑西借了十几万,现在去省里打工了,每个月都会按时给我寄钱,可打工赚的钱...你也知道,很少的,根本不够医院开销。”

    说着,红了眼眶:“他们拿不出钱我总不能不给你妹夫继续治病吧。”

    夏沐缓了缓情绪,宽慰妹妹:“你赚的钱够你跟小丫花的就行,医药费我现在有能力解决了,你不用愁。”

    夏楠没吱声,夏沐知道妹妹的脾气跟自己一样犟,不想依靠别人。

    她说:“我工作已经落实好了,下个月去上班,一个月两万多,年底还有奖金,你不用再为以后的医药费愁了。”

    夏楠不可置信的看着夏沐:“你刚上班,人家会给你那么多钱?”

    夏沐扯谎道:“我这个公司待遇好啊,不是谁想进就进的,是我们院长给找的。”其实她拿到手的工资还不到九千,但纪羡北给她的零花钱不少,足够给妹夫看病。

    夏楠知道她有个老师对她不错,就信以为真。

    夏沐打开包,拿出一张卡:“这里有三万多,是我兼职赚的钱,还有奖学金,我自己留了一部分,这个给你,卡你收好,以后我每个月往这里存一万五,够你们用的,你别再上夜班了,要是小丫夜里醒了发生什么意外,你后悔都来不及。”

    夏楠怎么都不接卡:“你留在身上,大城市不比我们这里,在大城市干什么都要花钱。”

    她不想再用夏沐的钱,自从丈夫出车祸,夏沐把这几年打工兼职的钱都给她和小丫用了。

    夏沐直接把卡塞她怀里,夏楠执拗不过夏沐,只好收下来,想起家里的事:“对了,刚才我做饭时妈打我电话,说村里人在步行街那边看到你了,但不确定是不是你。”

    “你怎么说的?”

    “说你没提过要回来,八成是村里人看错了。”夏楠看着她,小心翼翼的问道:“你明天真不回家看看?”

    沉默许久,夏沐说:“中秋节时我会多打五千块钱给你,你回家时把钱给爸妈,当做过节费,他们看到钱比看到我高兴。”

    夏楠用力捏着卡,点点头,时间已经不早,她得去上班了。

    夏沐不让她去,夏楠不听:“那不行,都说好了的,我要不去会影响明天送货,做人不能那样的,你不用担心,仓库离的近,骑车不用十分钟,我们有一起下班的都顺路,不碍事,我正好过去辞职,你早点睡。”

    不等夏沐说话,她就匆匆下楼。

    夏沐长吁口气,在屋里坐了几分钟,拿上衣服去洗澡。

    简单洗过澡就躺床上了,白炽灯太刺眼,她顺手关上,没一会儿耳边就有嗡嗡嗡的叫声,忘记点蚊香了,她又爬起来。

    说是无烟蚊香,味道还是很大,不过她小时候闻惯了,也受得了。

    空荡的房间里,电风扇呼呼地摇头转动,蚊香味充斥了整个房间,蚊子声也听不见了。

    床紧挨着窗户,夏沐把简易的花窗帘拉开,窗外的月光倾泻而下,半张床都铺满银色。

    夏沐望着月亮发怔,以前听村里的老人说被月光照了后就变黑,也不知道真假。

    她这里月亮升起,纽约那边太阳已经高照。

    手机突然响了,夏沐吓一跳,外面房间小丫在睡觉,她赶紧拿过手机消了音,是纪羡北的电话,她压低声音:“起来了?”

    “嗯,马上去公司。”纪羡北已经到了酒店楼下,车开过来,他坐上后才说:“白天干嘛的?”

    “没做什么,到处瞎转悠。”

    “那套芭比娃娃你外甥女喜欢吗?”

    夏沐说:“高兴坏了,那个娃娃她玩了一晚上,睡觉了还搂在怀里。”

    “下次再多给她几套。”纪羡北的手机有信息进来,他看了眼,跟她说:“我把你航班改签了。”

    “为什么?”

    “你直接去上海,我周五也到上海,跟人约了在那见一面,谈完事我们直接从上海飞德国。”

    夏沐应了声,说行。

    纪羡北的手机又有别的电话进来,工作上的,他对夏沐说:“我这几天比较忙,没时间跟你聊天。”

    “没事,工作要紧。”

    纪羡北看了看这几天的行程安排:“我只有明天晚上能抽出两个小时,你再想想需要买什么,列好清单发给我。”

    夏沐想了想:“没什么要买的,那两个小时你好好休息一下。”

    催他:“你不是有电话进来?快接吧。”

    说着,她要结束通话,被纪羡北拦下:“夏沐。”

    “嗯?”

    “想没想我?”他磁性沙哑的声音透过话筒传来,就跟在她耳边说的一样,蛊惑着她所有的神经。

    呼叫还在继续,纪羡北一边听手机一边开门,家里漆黑又冷清。

    放下行李箱,他轻触玄关处的几个感应键,屋里瞬间灯火通明,窗帘缓缓合上。

    手机里,音乐声停了,夏沐没接。

    纪羡北左手搁在领口,开始漫不经心的松解衬衫纽扣,盯着手机屏幕看了几秒,给夏沐发了条信息:【睡了?】

    夏沐连手机铃声都没听到,信息声就更没注意。

    突然被好友表白,她一时懵了。

    “任初,任初。”有人小声喊。

    任初没反应。

    快被急死的同学忍不住踢他一脚,任初没跪稳,一个踉跄差点倒了,他正紧张着,莫名火气来了,猛的回头。

    同学朝他使眼色,小声提醒:“花,花。”

    任初懊恼的拍了下额头,光顾着表白了,花都忘了给,他双手捧花递给夏沐:“126朵,你喜欢的数字。”

    是她生日。

    “怎么了?”许曼拉了边上的一个同学问,这边被堵得里三层外三层,她看不到里面在干什么。

    “任初表白了。”同学矮,热闹看不到,直接站在椅子上。

    许曼一愣,她酒喝多了,去了趟洗手间,这才几分钟?就发生了这么大的事。

    “跟谁表白?”

    同学伸长脖子往里面看,许曼说什么她没听到。

    许曼轻拍她一下:“任初跟谁表白了?”

    “当然是夏沐啊,再过几天我们就都离校了,也不知道哪年才能见到,我要是男生我肯定也跟她表白。”

    许曼:“......”

    今晚她们新闻系大四毕业生在饭店聚餐,散伙饭都吃到最后了,她做梦都没想到任初竟然会跟夏沐表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