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65.065 独占头条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nbsp; 她有点眼熟,但一时之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罢了,看她穿着礼服从会场走出来,可能是哪个明星艺人吧。

    随手收起便签,一旁的手机恰巧响起,接听。

    “爸……没呢,小念这边估计还得半个多小时……”

    ***

    唐以梦停好车,刚走进她家的小院,就接到了贺珊的电话。

    “以梦,你在哪呢?”

    “抱歉抱歉,我老妈紧急call我回家,没办法参加你的庆功宴了,改天补上!”唐以梦不好意思的说着,抬步走到家门口,按响了门铃。

    今天是贺珊转型后拿的第一个奖项,最佳编剧奖。

    说好一定到场庆祝的,现在只能下次补过了。

    挂断电话,门被由内打开,唐兴海站在门口,冲唐以梦笑着说:“来了。”

    唐以梦看她老爸一脸的笑模样,确定自己又被‘骗’了。

    耷拉着脑袋进了家门,换拖鞋的时候,小声抱怨道:“狼来了的故事听过没?你们就不怕这招用俗套了……”

    唐兴海眯着笑眼说:“我姑娘什么样我还不知道嘛,快去找你妈,等你半天了。”

    唐以柔轻叹一声,尽管被这招骗了好几次,但每一次她都不敢掉以轻心。

    “刘婉芬女士——”

    唐以柔拉着长音,走到客厅看她老妈半躺在沙发上,随手将车钥匙放到茶几上,扑过去,故意叫喊道:“妈,你坚持住!救护车马上就到!”

    刘婉芬白了她一眼,坐起身,拉着她一脸严肃的说:“坐那儿边去,有正事和你谈。”

    唐以梦耸了耸肩膀,得嘞,又来了。

    坐在另一边的沙发上,静等‘训导’。

    刘婉芬挺直腰板,刚要开口,看见唐以梦身上的礼服,不禁好奇的问道:“你干嘛去了?”

    “我去观礼了,”唐以梦从桌子上拿过橘子,边吃边说,“妈,小珊得了最佳编剧呢……”

    唐以梦话还没说完,就被刘婉芬摆手打断了:“这个回头再说。”

    “叫你回来就是想正式通知你,明天上午九点半,佰遇咖啡馆,去的时候带本书。”刘婉芬正襟危坐的下着通知。

    唐以梦避开她的视线,把最后一瓣橘子放进嘴里,含糊的说着:“明天要上班,没时间。”

    “你前天还说明天不上班。”唐兴海端着茶幽幽地从前面走过。

    唐以梦低下头,闭了闭眼睛,是她疏忽了!

    “妈,我好歹是个新闻主播,一周六天电视上都有我,我能不去嘛……”

    唐以梦一想到相亲就头疼,可她老妈这两年乐此不疲地帮她找相亲对象,可以说是从未停歇!永不止步!

    “新闻主播不是人?有规定不能相亲?别废话了,明天我送你过去。”刘婉芬站起身,摸过茶几上的车钥匙,转身就朝卧室走。

    唐以梦看着代步工具就这么被没收了,干脆不反抗了,努力说服着自己。

    兴许明天的相亲对象很不错?算了,唐以梦放弃了幻想。

    这两年平均两三个月相亲一次,高矮胖瘦都见识过了,没一个对眼的。

    真不是她要求高,看不顺眼聊不来,想想两人要过一辈子,唐以梦就发怵。

    看样子她老妈是不打算让她回家了,唐以梦拿着包走进她的那间小卧室。

    趴在床上,沉叹一声,原本计划今晚为贺珊庆功,然后喝她个不醉不归,想着宿醉过后第二天没办法上班,为此还特意请了一天假。

    想到这,唐以梦没好气的将头发拨乱,心情郁闷的在小床上来回地翻滚着。

    ***

    姜宅。

    “爸,我刚到训练营还没稳定呢,相亲的事先放一放吧,我不着急……”姜炎坐在沙发上,边说边冲一旁的蒋姜夫妇递眼神。

    姜念轻抚肚子,装作没看到姜炎的暗示,仰头问姜军:“爸,小玖什么时候能有舅妈啊?”

    话音刚落,姜炎就接收到了姜军的眼神,蹭地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不等姜军开口,主动说道:“明天九点半,一定准时到!”

    姜炎说这话的时候就差敬军礼了。

    唐以梦坐在沙发上,竖起耳朵细听着前台方向的声音。

    “您是姜炎,姜先生吗?”前台对照着记录表询问。

    “是。”

    听到这,唐以梦下意识的抬起头,望向站在前台旁的男人。

    “您和那位女士是一起的吗?”前台店员示意姜炎朝后看。

    姜炎转过身,看见唐以梦正望着自己,不禁有些惊讶,这么巧?

    姜炎走过去,轻声问:“你是庄晓蕾说的伴娘?”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