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87.前世(三)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订阅比例不足或者晋江抽了~如无跳订, 可尝试清缓存~

    常福大着胆子解释:“真的是十皇子, 叫谢明正, 昭仪娘娘生的。”接着便把这孩子的来龙去脉跟皇后说清楚了。

    皇后看了几眼小皇子。这孩子刚出生没多久就送到了司膳房, 没有乳娘,就东一口羊奶西一口米汤喂着,倒也好好地长到了现在。似乎不是个闹腾性子,也就刚到凤阳宫的时候哭了一场,现在已经睡着了。

    婴儿的面庞白净柔软, 睡颜安静宁和。他和死去的那个十皇子不一样, 他的脸颊有两团健康的红晕, 睡着了还有轻微的鼾声,不会突然发高热, 不会突然重病, 不会突然死掉。

    皇后本想让人把这个碍眼的皇子处理掉,不知怎的就改了主意。她道:“秋兰,把十皇子抱到里屋去。”

    瞧,他也是“十皇子”,一定是上天派来弥补她的丧子之痛的。

    ***

    留了孩子,娘就不能留了。皇后派人给秦昭仪送了三尺白绫。

    秦昭仪得知小皇子被皇后抱去养了, 心底反倒是庆幸多过绝望——至少孩子还活着呢。

    这样就够了。她不就是希望孩子能好端端地活下去吗?现在心愿达成, 倒没什么遗憾的了。

    秦昭仪本打算从从容容地赴死,慈寿宫却派人来拦住她, 殷勤地说着好话:“娘娘生了小殿下, 正应当晋封呢, 寻死作什么?”

    秦昭仪便说这是皇后的意思。那人笑道:“娘娘放心,万事有太后娘娘担着呢。”

    ***

    慈寿宫。

    内殿摆着一只珐琅彩三足丹炉,太后绕着丹炉转了几圈,看着炉子里的药草残渣,面色冷凝如冰。

    满屋子的宫女都垂着头,不敢吭气。前些日子,太后闭关炼丹,说是要炼七七四十九日,已经炼了四十来天,眼看着就要得道大成了,结果徐皇后折腾了这一出,闹得阖宫上下鸡犬不宁,太后只好中断了炼丹。

    便是再如何清心寡欲,遇上皇后这种搅事的作精,也平静淡泊不起来啊。

    珐琅彩丹炉绘着密密麻麻的万字纹,太后看久了觉得眼晕,便扶着额头走到一旁的罗汉床坐下,吩咐道:“去,把皇上叫来。”

    天子知道太后找他多半是为了皇后的事,心中虽十分抗拒,但母命难违,只好硬着头皮来了。

    太后果然命他赐死皇后。天子自是不肯:“淑儿才痛失爱子,理当恩赏抚慰,哪有赐死的道理?”

    太后冷笑着说道:“你瞧瞧她都干了什么事!先前谋害皇子的事暂且不提了,也找不到罪证,如今下令杖杀宫人却是赖不了的。宫规哪一条写了皇后可以随随便便杀人?她这样草菅人命,心肠歹毒,你还护着她不成!”

    天子唯唯诺诺地敷衍着。其实他也觉得徐皇后有些过于狠辣了,但谁让他喜欢她呢?只要她高兴,她再怎么为所欲为,他也认了。

    太后一见天子这副袒护的模样,心里就来气,道:“上回她派人到慈寿宫纵火,我还替她遮掩了,如今这事儿,就别指望谁帮她瞒着了。姑且让那些文武百官清流士族去议论吧。”

    天子这才急了。那些谏臣清流知道了皇后的所作所为,一定会让他废后,甚至逼他处死皇后,他若不照办,那些大臣还会骂他昏庸,骂皇后是祸水。

    天子当真头疼。

    太后叹了口气,又谆谆地劝道:“徐氏心狠手辣,别把秦昭仪的孩子给她养,免得又祸害了一个皇子。秦昭仪也该晋位了,就给个妃位,让她自己带孩子。你也别总把心思放在徐氏身上,天底下又不是只有她一个女人,宫里不是新封了几个女史吗?你也去幸一幸啊……”

    太后絮絮地说了许久,也不知道天子听进去了多少。

    从慈寿宫出来之后,天子下了两道旨,一是晋秦昭仪为贤妃,抚养十皇子。二是废后,命徐淑儿迁居冷宫。

    皇后听到旨意之后,还以为传旨的人在诓她,发了好大一通脾气。没过多久,天子就来哄她了。他把皇后紧紧抱在怀里,连声安抚道:“只是权宜之法,权宜之法……”

    他自己先把皇后废了,到时候朝臣们议论起来,他就可以说:你们看,朕已经废后了,朕可不是昏君,朕心里明白着呢。

    想来朝臣也不会逼着他赐死一个废黜的皇后。

    等这事平息了,他再把皇后从冷宫接出来。

    ***

    阿鱼连吃了三个海棠酥,又喝了半杯杏仁露,心满意足。

    恰好也到了用晚膳的时辰。谢怀璟问她:“还吃得下吗?”

    阿鱼不明所以地点点头——海棠酥太好吃了,再来十个她也吃得下。

    谢怀璟便吩咐宫人传膳。阿鱼起身打算告退,谢怀璟叫住她:“坐下,一起吃。”

    阿鱼起先还犹豫——太子让她一起用膳,只是随口一提,她要是当真应承下来了,便是她不懂规矩了。然后她就看见侍女们端着香酥苹果、合意饼、红烧里脊、鸡丝银耳走了过来……

    阿鱼咽了咽口水,乖乖巧巧地坐下。

    先吃了再说!想那么多干什么!

    大圆桌,阿鱼和谢怀璟坐在一起。几个侍女上前给两人布菜。阿鱼眼睛望到了哪道菜,便有侍女拿小碟子给她盛来——从前在家也没见过这架势,阿鱼吃得诚惶诚恐。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