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88.前世(四)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订阅比例不足或者晋江抽了~如无跳订, 可尝试清缓存~  “掖庭?”燕仪看着谢怀璟衣摆上暗银色的绣纹, “不像啊……”

    谢怀璟为了见阿鱼,特意没穿太子服制, 换了身看不出身份的衣裳。梦里的阿鱼得知他是太子之后,就待他恭敬疏远了许多,他潜意识里不愿意这样。

    阿鱼拿来一块江米凉糕, 递给谢怀璟,道:“这是筹备宫宴剩下的,你尝尝。”

    她觉得谢怀璟大晚上的找来司膳房,一定又是饿了。

    其实谢怀璟今晚去了宫宴,吃了不少东西,现在一点都不饿。托太后的庇护,如今阖宫上下都待他十分恭谨。但此刻他对上阿鱼真诚而同情的眼神, 心里竟涌起几分宽慰她的念头,便鬼使神差地接过了那块江米凉糕。

    阿鱼问道:“你叫什么?”

    谢怀璟说:“母……母亲生产前梦见美玉入怀, 便给我取名叫怀璟。”

    燕仪道:“你们一个两个,怎么都是梦见什么取什么名啊?”

    正说着,忽然听见一声婴儿的啼哭。燕仪四处张望:“哪里来的哭声?”

    阿鱼道:“别是猫在叫吧?”

    像应和她们一般, 此刻又传来了一阵断断续续的哭声。燕仪辨认了一番,指着司膳房的西北角, 道:“好像是从那儿传来的,走, 咱们过去瞧瞧。”

    阿鱼跟了上去。谢怀璟愣了愣, 也跟了上去。

    西北角是常福的屋子。大门紧闭, 昏暗的烛光从油纸窗透了出来。

    燕仪推了推窗户——窗户也是锁紧的。

    “天气这么热,门窗却都关着,也不知在干什么亏心事。”燕仪心底的好奇都被勾了起来,耳朵贴着门听了一会儿,确确听见了婴儿的哭声,音量已小了许多,像被什么捂住了。

    燕仪便拍了拍门,喊道:“常福,你出来。”

    屋子里沉寂了一瞬,片刻之后,门“吱吖”一声开了,常福探出半个身子,一脸无奈:“早就知道瞒不过你……们。”

    他以为屋外只有燕仪一人,没想到阿鱼也在,还有一个不认识的少年。

    常福神色一凛,有些恼燕仪的莽撞。

    燕仪浑然不知,兴冲冲地推门进去,果真在内间瞧见了一个男婴,小小的皱巴巴的一团,看上去还不曾满月。

    阿鱼和谢怀璟也瞧见了。内监的屋里多了个孩子……阿鱼已惊得说不出话来,心里已经不由自主地冒出四个大字——秽乱宫闱。

    燕仪问道:“这孩子怎么回事?”

    常福叹了口气,招呼他们三个进屋,把门闩插上,才道:“我告诉你们,你们可千万别往外说。”

    燕仪和阿鱼都点了点头。

    谢怀璟迟疑了一下,也点了点头。

    常福缓声道:“这是秦昭仪的孩子。”

    阿鱼倒吸一口凉气,忙问:“昭仪娘娘同谁生的孩子?”

    常福哭笑不得:“还能是谁?当然是陛下了。”

    阿鱼仍然一脸懵:“那娘娘怎么把孩子给你了?”

    常福朝凤阳宫那儿努了努嘴:“有那位在,谁敢把小皇子放在身边养?”

    常福搬来两张条凳,招呼三人坐下,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细细道来。

    原来秦昭仪也是前几日刚把孩子生下来。她知道徐贵妃不会容许别的妃嫔怀孕生子,所以自有孕后,便一直托病闭门不出,除了贴身服侍的春秀,竟没有人知道她怀有身孕。她心底盼望着怀个女儿,那样徐贵妃兴许不会赶尽杀绝,可惜生下来的是个男孩儿。

    秦昭仪想着,倘若徐贵妃知道了这回事,定不会轻易放过她们母子,所以她打算继续瞒着大家,等孩子长大些,再做打算。

    但已然出世的孩子实在闹腾,小皇子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就哇哇大哭,怎么哄都不管用。偏偏秦昭仪住在嫔妃齐聚的西六宫,只要小皇子夜里哭闹了,第二天早上定有别的嫔妃来问她缘故。

    秦昭仪回回都用“野猫叫唤”、“春秀处置不听话的丫头”这些话搪塞过去。她素来体弱,病怏怏地往榻上一躺,虚弱地咳几声,旁人便只关照她多多休养,不再寻根究底了。

    但秦昭仪知道,这并不是长久的办法。思来想去,她决定把孩子养在司膳房。

    一则,司膳房是个独立的院落,各宫各院都离得很远,便是小皇子夜里哭闹起来,也不至于让那些妃嫔们听见。二则,司膳房的常福是秦昭仪的同乡,可以拜托他照看小皇子。

    常福想着,若应承下来,也算是救了一条性命,便咬牙答应了。

    昨日秦昭仪的生辰宴,常福特意挑了个大食盒送膳,把小皇子装在食盒里带回来了。

    “这事儿我没打算瞒你们,也没什么好瞒的,咱们司膳房就这么丁点儿地方,凭空多了一个孩子,一准儿被发现。”常福说着,忽然站起身,冲着阿鱼和燕仪作揖,“两位妹妹,还请多担待着点,怎么说也是一条人命哪。”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