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89.前世(五)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订阅比例不足或者晋江抽了~如无跳订, 可尝试清缓存~

    马车在角门口停下,下来一个面白无须的男人, 万氏连忙迎上去打招呼:“王公公。”

    王瑞尴尬地笑了两声:“夫人,实在对不住, 您要的人我没能带出来。”

    万氏和傅延之的脸色都变了变。万氏勉强堆出一个笑容,道:“公公给我透个底儿, 是不是银子不够?您开个价,银子都是小事。”

    “倒也不是。”王瑞神色讪讪的,“昨儿晚上, 十皇子薨了,皇后娘娘下令处死司膳房所有人。”

    傅延之心头一跳, 莫名开始心慌,“阿鱼她……”

    “倒也没什么事, 后来太子殿下连夜赶过去了,司膳房一个都没死。”王瑞接着说道。

    “没事就好。”万氏点点头。

    傅延之心底那种不安反而更强烈了。

    王瑞笑呵呵地问了句:“不知这个叫阿鱼的,和府上是什么关系?”

    万氏道:“不瞒公公,阿鱼是我家的表姑娘。”

    王瑞笑道:“听说太子殿下把阿鱼姑娘带回太子府了。夫人,二公子, 我便是有再大的本事, 也没法儿从太子府里捞人啊。”说着拿出一沓银票, “这是夫人当初给的辛苦费,既然事没办成, 咱也不贪这些银钱——银票一张未动, 原数奉还。”

    万氏怔愣半晌, 才伸手去接,又从荷包里拿了两枚小金锭递给王瑞,“请公公吃酒。公公跑这一趟也辛苦了,好歹给我们递了话不是?”

    王瑞掂了掂金锭的分量,笑眯眯地说:“小事,小事。”他往太子府的方向努努嘴,意味深长地说:“我看贵府的表姑娘是个有福的。”

    王瑞自以为说了句讨喜的吉祥话,哪知道万氏和傅延之的神色都不太高兴,甚至还有点发愁。

    送走了王公公,母子二人转身进了院子。穿过垂花门,傅延之忽然说了一句:“娘,我想去一趟太子府。”

    ——傅延之不仅是定远侯府的二公子,他还是圣旨钦点的太子伴读。只是他自小在江宁长大,便不曾入东宫陪太子读书,仅仅挂着太子伴读的名头罢了。

    如今正好借这个名头去太子府。

    万氏也不知道该不该拦他,“那位可是储君,万一真的瞧上了阿鱼……”都把人带到自己府上了,应该是不同的。

    傅延之笑道:“太子殿下哪懂这些,不过是拿阿鱼当玩伴罢了。”但他忽然想到当今太子聪颖早慧,入朝之后,手腕老练高妙,遇事冷静沉稳——太子才不是那些乳臭未干、和婢女玩捉迷藏的膏粱少年。

    傅延之不禁沉下了眸色。

    内院栽了几株广玉兰,孟夏的风轻轻拂过,吹落了几片广玉兰树叶,正好沾在傅延之的衣襟上。他下意识地捻起叶子攥在手心,却温声道:“便是为了我自己,为了娘,我也该去太子府混个脸熟。”

    万氏明白他的意思——前几日她跟定远侯说了请封世子的事,定远侯却三言两语地敷衍过去了,多半是不想让傅延之袭他的爵位。傅延之若能与东宫常来常往,定远侯也会重新考量这个儿子。

    万氏微微颔首:“你心里有主意,娘就放心了。”

    ***

    谢怀璟还真就把阿鱼当自己的玩伴了。

    阿鱼身上走了之后,整个人又活了过来。她觉得谢怀璟是个不端架子的好人——在她来了身上之后悉心照顾她的,除了燕仪也只有他了。

    下午,谢怀璟唤阿鱼一起下棋。两人面对面坐定,阿鱼赧然道:“我虽然会下棋,但下得不是十分好,以前在家中,二哥哥一直说我是臭棋篓子,进宫以后就再没有碰过棋了,待会儿要是下得不好,殿下可别笑话我。”

    谢怀璟还是头一次听她说起家人,便细细地问道:“你祖籍在哪里?家里还有什么人?”

    其实阿鱼不是很乐意跟别人提起自己的家人,因为那场抄家案,她每每回想起来都像在揭一道血淋淋的伤疤,实在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