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81.感谢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应如是怀孕八个月时发生一件事, 闷骚原上了新闻联播,电视机里他斯文得体, 偏偏说出的话极其狂妄, “……主观条件允许的情况下, 我们甚至可以将飞船开至另一个星系,能源不是问题……”

    “……假使我们的飞行员在外太空碰上外星人,出于自保, 暴力合作我们可以以此反击外星人,商业合作我们可以贩卖能源技术……”

    堂堂中央台播出不着边际又狂妄的话,不少人叹道:“你是魔鬼吗——”一边计划打外星人一边也考虑着外星人合作,你是混在地球的外星头子吗?

    原戚生自然不是外星头子,他只不过是比较聪明又勤奋的人, 应如是怀孕九月份时,诺尔贝奖颁布, 他是其中一名。

    奖金不是很多, 原戚生拿出一部分还债, 另一部分用于给应如是买小裙子。

    九个月大的肚子上厕所脱裤子不方便, 裙子堪称利器。

    然而孕妇极其难伺候。

    “不要这么长的裙子,上厕所它会拖地——”应如是将裙子扔沙发上,嫌弃。

    “短了冷。”原戚生估摸裙子刚好到女人脚脖子, 满意点头。

    “不要, 反正我不穿。”应如是一脸不可耐烦, 后悔让原戚生买。

    当时她懒得看手机, 又想着裙子只穿一个月, 便决定撒手不管图轻松,现在后悔了。

    她捧着肚子,咄咄逼人,“退货退货,不穿。”

    说完扭头走人,一摇一摆像只鸭子。

    头上两个小揪揪也摇摇晃晃,小揪揪纯粹是没事做,折腾头发。

    应桐桐写完作业出来倒水,见此一幕静了静,而后同情地对爸爸说:“离曦曦生下来只有一个月了,爸爸再坚持一个月!加油!”

    原戚生望着沙发上近万元一条的孕妇裙,“好。”

    临产日子转眼就到,应如是提前住进医院。

    完全不用等宫缩,应如是很坚决,“我要剖宫产!”顺产太疼了。

    原戚生没意见、应桐桐没意见,原父原母更不会有,第二天小公主就呱呱落地。

    小公主名叫原曦曦,她出生的那天杰文传媒股票上涨了百分之十个点;爸比升职加薪了;就连妈咪以前发表的歌曲也在那天获奖了;姐姐更是……好吧,她的福气没有波及到姐姐。

    但尽管如此妈咪还是给她取了个小名:小锦鲤。

    小锦鲤刚生下来是个小瘦猴,一周过后就变了样,白胖白胖,脸上一点褶子也没有。

    应桐桐每次轻戳她的手心时,小锦鲤就会牢牢握住,她的眼睛还没睁开,小小手却温暖有力,是个活泼的孩子。

    “小锦鲤?”应桐桐轻轻唤她,小锦鲤手握得更紧了。

    应桐桐笑了笑,小锦鲤真可爱。

    三年后,清晨。

    应桐桐腮帮子蠕动,口含物顶到门牙后,一吹,粉色泡泡从嘴里吐出,越来越大。

    肉团团小锦鲤睁大眼睛,口中赞叹又兴奋连唤,“姐姐、姐姐——”

    她试图用手摸摸泡泡,“啪”一声,口香糖黏在应桐桐脸上。

    肉团团愣住,而后扑进姐姐怀里咯咯笑。

    应如是推门进来就是这个场面,她一边将手塞进袖子里,一边别住头发防止它塞到衣服里,说:“妈咪今天要出差,你们俩在家乖乖的。”

    听到她的声音肉团团立马不笑了,脸埋在姐姐怀里,屁股对着妈咪。

    妈咪坏!

    应如是忽视小锦鲤不乐表情,抱起肉球就是一个亲亲,“小锦鲤给妈咪好运气。”蹭蹭蹭。

    她家小锦鲤从小就是运气爆棚的孩子!

    手机抽奖让小锦鲤点指定一等奖;有她在的车子几乎碰不上红灯;爷爷奶奶带出去溜公园一阵风打过来都能有个红包打她身上,诸如此类。

    应如是今天就是启程参加国际舞蹈艺术交流大赛,蹭蹭小锦鲤信心更足。

    小锦鲤不乐意理她,气她,小嘴呼呼道:“不给不给。”眼泪水从眼角冒出,挣扎着要回姐姐怀里。

    应桐桐正撕掉脸上的口香糖,没有做出回应。

    昨晚小锦鲤也碰上了大宝贝当年问题——分房睡!

    这可怎能允许,小锦鲤一哭二闹自是不同意,她从小爱娇,因为运气好大家也都哄她捧她,偏偏这件事上无法如意,哭得昏天暗地,还是原戚生狠心把她送出来。

    悲伤的小锦鲤直流口水——因为咬着爸比闭不上嘴。

    原戚生任她哭闹,把她送到收拾好的屋子就不管了。

    然原戚生一撒手小锦鲤便跳下床,紧随爸比的步伐跑回爸比和妈咪的卧室。

    结果门被关了,好不容易够到门把手,门被锁上了。

    她嘴角乱颤哭着喊着要爸比妈咪,手不住拍打门,卧室里静悄悄,没出声。

    最后是姐姐把她捡到自己床上,哄着她睡觉。

    “要姐姐。”她踹妈咪,两眼红红望着姐姐,伸长的上半身简直要从应如是怀里掉下去。

    应桐桐眨眼,将口香糖包到卫生纸里,说道:“妈咪明天走了,小锦鲤真的只要姐姐吗?”

    小锦鲤小身子愣住,而后“哇——”的一声嚎啕大哭,手缩回去抱住妈咪的脖子,“不要妈咪走嘛——”鼻涕眼泪全抹在应如是新换的衣服上。

    应如是食指顶住她的小脑袋,不让她糟蹋自己的衣服。

    “妈咪不出去工作就没钱,没钱大家都要饿肚子,乖呀。”

    大宝贝拿纸要替小锦鲤擦泪水,应如是干脆坐在大宝贝床上,方便大宝贝操作。

    小锦鲤的眼睛跟水龙头似的,她才不听道理,只嚷嚷,“不要不要——”

    她和大宝贝最大区别在于此,大宝贝小时候和她讲道理她都会思考,而小锦鲤只想着自己开心,半点不如意就哭,这也是昨晚原戚生为什么冷酷将女儿分出去睡的原因:不是她乐意做的事,她永远不会主动做的,只能被动实施。

    这不是个好习惯,奈何周围人都惯着,无它,人家是小锦鲤,运气太好,跟她反着来只有倒霉的。

    应如是被她闹烦,俯身想把她放到床上,结果小锦鲤揪着头发不松手,痛得她龇牙。

    用手去掰她的手,小家伙脾气可大了,故意扯她头发。

    “你不乖。”她气愤说。

    小锦鲤不回答,只是哇哇哭,声音比刚才更大了,仿佛心都要被她从嗓子眼里嚎出来。

    婴幼儿期的小锦鲤很粘人,母乳那一年除了应如是、应桐桐、原戚生,谁碰谁哭,而且...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