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02.吊打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购买比例不足60%才会看到这句话哦  决裂

    不知火玄间眯起了眼, 几乎把嘴里的千本咬断, “所以你的决定就是要与木叶为敌, 丢下我、凯, 什么也不要, 是吗?”

    这下日向由美是真的觉得有点难过了, 从她本心, 根本就不想做忍者,也不想风里来雨里去地上战场、做任务, 什么忍者就是习惯忍耐的人、忍者是工具、是暗中牺牲守护的人, 在她听来也不过如清风过耳, 半点儿不关心。

    可是在她的十年忍者生涯中仍然有足够美好的记忆,那些训练场上的拳脚相交、战场上的拼死掩护、雨夜里的依偎、居酒屋里的推杯换盏,那些岁月、那些朋友、那些情谊都是真的。

    一想起从此与他们一刀两断、以后见面再也不能像从前那样笑闹, 只能刀剑相向以命相搏……日向由美苦笑,习惯性地向小队中最年长的人撒娇, 就像她刚成为下忍那年一样,“玄间,你这样说我心好痛。”

    不知火玄间几乎失控地吼道,“心痛你就回来呀!!万一真重判了再跑不行吗?!以你的实力难道三代大人舍得你死吗?!到时候我去劫狱跟你一起跑行不行!”

    日向由美摇摇头,“不, 玄间。”她想说其实团藏早就想研究白眼, 她一旦被判刑就是羊入虎口, 这世上再难有比她更好的试验品了, 身体强健、自愈力强禁得起任何凶残实验, 又有最好的素材白眼,如果身份再是可以被做任何实验也不受谴责的犯人,那她到时候就真是生不如死了。

    但是转念一想,说这些做什么呢,凯和玄间都还要在木叶呆下去,那是他们的家,无论如何也不会离开的。

    尤其是凯这个热血笨蛋,如果他知道了这些东西,反而容易引起团藏注意发生危险,日向由美也不希望他知道这么多,像凯这样的人,只要一直简单地活下去就够了。玄间做了火影护卫,前途一片大好,也没有必要因为她毫无意义地杠上团藏。

    迈特凯伸手拦住了仍想问清楚的不知火玄间,“好了玄间,看来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由美已经下定决心了,那男人之间就只有通过战斗来交流了。”

    “谁跟你男人之间啊……”日向由美习以为常地吐槽了一句,不由得叹了口气,“如果只有你们两个,可不是我对手。”

    不知火玄间声音沉沉地,“别小看我。”

    “我只是很客观。”日向由美说,“这么多年你们从来没赢过我哪怕一次,玄间你不是我对手,凯除非你能把八门遁甲阵开到第七门,否则也没机会。可你现在身体还承受不起开惊门吧,那就是跟我同归于尽了,我们还没到这个地步。”

    迈特凯摆了个标志性的起手式,“来吧由美,在你休息的这五年里,我可一直在燃烧着我的青春啊,该让你见识一下我的修炼成果了。”

    日向由美笑了下,她的笑容还挂在脸上,就猛然间青筋暴起打开了白眼向前冲去,玄间喷出的数百只千本分身都被她抛在了身后,一脚踹得玄间喷着血倒飞出去。

    “谁……”

    日向由美跟意图救援玄间的凯快速交换了几招,找准空隙一掌拍在他的左肩上。

    “告诉你……”

    凯承受了足以由美足以开山裂石的一掌,哪怕他的身体千锤百炼,也发出了关节碎裂的声音。面对由美紧随而来的第二掌,他不得不以右手格挡。

    “我……”

    日向由美左手变掌为抓,整个人撞进凯的怀里,右手转瞬之间就在凯的右臂上连点十八个穴道。

    “这五年……”

    以凯的右手为支点,日向由美轻盈地跳起翻到他的身后,一掌击在他的背上。

    “在休息?”

    在日向由美说完后,凯才喷着血倒伏在地上。

    她用脚把凯踢得翻过来面朝天空,“我说凯,你放水的技术不太熟练啊。多少也开个杜门之类的,你还真以为用全力能打败我啊?”

    凯侧头把嘴里的血都吐出去,“不是,你速度太快,我来不及开。”

    “骗鬼。”日向由美坐在他旁边,打开了白眼透视凯体内的伤势,对自己的放水技术就很满意,肩膀虽然骨折,但断的很整齐,愈合后不会影响以后的发力,内脏和经脉现在看起来一塌糊涂,其实放着不管一个月内也能恢复如初。“在痊愈之前别动用查克拉、别修炼,不会有后遗症的。”

    凯“嗯”了一声,又说,“是男人就要守护自己的决心,哪怕是要为了自由,我也希望你能够继续守护之前那个热爱生命的由美,不要变成自己都不认识的人。”

    日向由美不用开白眼都满头青筋了,她一拳打在凯脸上,打得他歪头又是一口血,“脸盲也给我有点限度啊!我早就想说了,老娘长得这么美,为什么在你看来就是个男人啊!”

    凯特别真诚地说,“因为由美是个真正的男子汉啊。”

    妈的智障。

    日向由美觉得不能再呆下去了,这对话再继续下去她很可能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真的把疯狂放水的前队友打死在这里。

    “你就在这儿躺着吧,我去看看玄间。”

    等日向由美找到被她打飞到几十米外的不知火玄间的时候,这个顽强的青年已经扶着树站了起来,两个人一对视,玄间只好翻了个白眼又躺倒在地上。

    日向由美把他透视一番,“玄间你变强了,伤势比我想象中轻很多呢。”

    “那就再补点。”不知火玄间说。

    “算了,你愈合能力比凯差远了。”日向由美说着把玄间身上64个查克拉穴道点了个遍,点穴的后续伤害小得多。

    “你不会与木叶为敌的,对吧由美?”不知火玄间向她确认。

    “嗯,是。”日向由美说,“我不会加入任何与木叶敌对的国家和忍村,放心吧玄间,我付出这么大代价,抛弃了你们所有人,可不是为了把自己关到另一个笼子里去的。”

    不知火玄间苦笑,“木叶对你来说只是个笼子吗?”

    日向由美点点头,“一个大笼子,非常大,但仍然是个笼子。”她叹了口气,“玄间你是知道的,我这个人胆小又爱哭,喜欢安逸、吃不了苦,根本不适合当忍者,但是我从被刻上‘笼中鸟’那天起就知道,我做忍者,可能只会成为一个更有用的工具,但如果不做忍者,那一辈子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你和凯,还有其他人,你们对我来说很重要,比你想象中更重要,如果不是有你们在,可能我根本撑不下来,但也正因为不想与你们为敌,我从十五岁犹豫到现在,直到这件事打破了我安于现状的幻想。让我终于想起来,我吃了这么多苦、得到了这么强大的力量,可不是为了做一个更好的奴隶的。”

    正如她所说,她十三岁胜过日向日足,之后的修炼也没有一天懈怠过,十五岁就有把握在找准机会的情况下,悄无声息地击杀日向俊介和日向日足,可她一直没有动手。

    因为她一直没有下定决心要从此走上叛忍的道路。

    叛忍是什么样的道路呢?是一条她想了很久但是了解得越多就越忐忑的道路。

    名字和头像永远挂在通缉悬赏榜单上,任何人都有可能为了钱同她反目,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受到攻击,当然,强大到她这种地步的叛忍,只要稍微杀几个人立威,恐怕就没多少人敢真的出手了。

    但无论如何,木叶应该是会派人来追杀叛忍的,她到时候要如何面对他们,真的要杀掉曾经在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