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57.还让不让结婚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此章防盗。<br/>辣鸡盗文, 吃我玉石!

    “ 草堂的坐诊大夫赵大夫亲口告诉我,林仙儿在他那里抓了有毒的藜芦粉, 说是驱虫, 可第二日林仙儿的父亲林富便死了。大人不觉得太过巧合吗?”

    “巧合……”个鬼!

    林溯见此,先是抬眸看了眼紫莹, 见后者点头后, 便微微一笑,出声问王大人:“王大人,不传人证吗?”

    ——啊?还传人证?

    见林溯态度模糊,王大人撸着下巴上稀疏的胡须,看上去沉思暗中却腹诽不停。

    ——这姓刘的小子是诚心害我哇!

    “传人证!”

    刘德似是早有准备, 那赵大夫今日也没坐药堂,早早地被刘德拉来做人证。

    “ 赵聪。刘德说林仙儿三日前去你那抓药, 开了一包藜芦粉可是事实? ”

    “回大人,确实如此。”赵聪是个五十多岁的小老头, 留着长长的花白胡子,身上背着个药箱,看上去就几分悬壶济世的味道。不过他说出来的话, 却是要人命的。

    “ 林仙儿不仅从我那儿开了包藜芦粉, 她在我抓药时,特意朝我要了两截天南星的根茎!”

    “你胡说!”林仙儿身子颤抖, 直指赵聪。刚刚刘德告她弑父时, 神情都没这般激动。

    “什么天南星的根茎, 我都不知是何物!”

    “ 胡不胡说, 由大人定夺。”赵聪一梗脖子两眼一闭。那副老神在在的样子,惹得人想揍他。

    林溯倒是笑了,开口道:“ 想来你们是不知,林仙儿开了药还未归家,林富便已去世了。”

    “至于你们说的那药,我记得一直扔在地上,还没人动过。”当然,除了她。

    “这……这……”赵聪没了主意,看向刘德。后者眼神闪烁了一番,又道:“ 那也不能证明林仙儿没有弑父之心!”

    “既然药材没动,大人命人去林家搜一搜,拿来一看便知。”

    说完,刘德看了眼赵聪,后者微微点头。

    刘德见此,心有成竹。他当然知道林富在林仙儿还没回家时就死了,死的太不是时候。可是他们本就是来栽赃的,没求过林仙儿的命,只是败了她的名声,让她嫁不进赵家而已。

    但两人根本不知,今日,赵家已经不再敢有娶林仙儿的念头。

    见两人如此,好似真有那回事儿一般,王大人不禁看了眼林溯,用眼神请示。后者颔首。

    得了示意,王大人大手一挥,找来几个衙役去林家找药。几个衙役的脚程很快,不一会儿便领着两包药回来了。

    那拎药的衙役刚进后院儿,赵聪便眼睛一亮,指着那两包药连连道:“是它,就是它!”

    ——你家蹦出来个小哪吒?

    林溯调整了下坐姿,背靠椅子,裙下纤长的双腿交叠,一副悠然自在的样子惹来不少关注。毕竟林溯是个容貌上乘的美人儿,相比紫莹的美艳,她这温和恬淡的模样,再加上身上自带的独属于万花医者的风度。一举一动都好似一幅幅山水画,颜色看似清浅,可意境幽远。

    本就好颜色的刘德不由得痴了。愣愣地盯着林溯。那日他们只觉得林溯出手凶狠,凶神恶煞般的惹不起。但今日得见林溯静静地坐在椅子上,哪怕瞧着二郎腿,在他眼里都是美人独特的风情。

    林溯感觉到了这股视线,不过她不予理会。她身后的紫莹倒是沉下脸来,准备等事情结束后去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男人。刘德的眼睛里所含的心思让紫莹恶心,恨不得把那双眼珠子挖下来!

    这些心思转换只在短短一瞬之间发生,此时王大人身旁的师爷已经下去接过药包,打开,并且一一辨别。

    师爷是懂得一些医术的,虽不高明,但辨别药材却绰绰有余。

    他把两包药材全部拆开,仔细查验后,并没有发现刘德和赵聪两人所说的天南星根茎与藜芦粉。

    师爷朝王大人摇了摇头,后者松了口气。没有就好哇!不然物证属实,他还得费心思怎么给林仙儿“洗清罪名”。

    “ 刘德,赵聪!我看你二人是太闲了!竟敢诬告!你们是没把本官放在眼里,还是没把当朝律法放在眼里?!”

    “这,这怎么可能!?”二人傻了眼,刘德也从美色中回神,猛的去看赵聪。

    赵聪则更是惊诧。“不可能!”

    赵聪明明记得自己为了这事,在给林仙儿开完药后,亲手把天南星根茎与藜芦粉放进底下的药材里,仔细包好的!为了避免走漏风声,天南星的根茎都是他前几日亲自上山去采的。这两样药材,怎么会凭空消失?!

    “ 肯定是有人掉包了!这不是我家开的药!”

    “事已至此,还敢狡辩!”王大人一脸怒容,一拍扶手,威严十足,“ 诬告不成,还不醒悟,罪加一等!”

    “没想到我山西还有你二人这般刁民,拖下去,重打五十大板!以儆效尤!”

    二人又惊又怕。五十大板?那可是去了半条命!他们还想再反驳什么,可是已经被衙役按住,堵了嘴巴。

    “慢着。”林溯一抬手,转眸看向王大人,“ 王大人。既然这案子已经结了,可否容我问句话?”

    “当然。您问。”王大人陪以笑脸。

    林溯对其颔首示意,扫过两人。最后把视线放在赵聪身上。

    “听闻你前几日出诊林家时,说林富染了麻风病?”林大夫微笑,也没示意衙役送开赵聪的嘴巴,自顾自地道。

    “我倒是好奇,只见了一面连屋门都未踏的大夫,医术是高明到了何种地步,只一眼就能断得人染了麻风?”

    “更巧的是,人没两日便去世了。”

    “ 我心有疑惑,遂带人去验了尸。”说着,明眼人都能看出赵聪身子一抖,眼睛瞪大。林富得没得麻风,他最清楚不过。

    林仙儿也是抬眸,一双如水的眸子里神色复杂。

    ——艾玛!这姑娘是去挖坟了?

    王大人和师爷也是侧目,而后默契地对视一眼。

    ——果然像他们神侯府的作风。真重口味儿。

    林溯好似没察觉到众人变换的神色,只对赵聪道:“ 听说林富去世时,说其人无力回天,魂归地府的也是你。”

    “可我验了尸体。其人皮肤完好没有感染麻风的征兆不说,反而浑身青紫。”

    “ 不仅如此,林富棺盖内部上有明显的抓痕和血迹,显然是假死休克被人活埋…… ”

    “活埋”二字一出。赵聪连连摇头,呜呜地发出声响。林仙儿也是脸色刷白,茫然悲切,眼泪不止。

    “你有只一眼就能断定其人得了麻风病的高超医术,难道就没看出人是假死吗?”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