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57.还让不让结婚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赵聪依旧摇头,瞪得大大的眼睛里充满血丝,又惊又俱。

    见此,林溯心火更盛。那柔和地好似三月春风的气质陡然凌冽起来。

    “赵!大!夫!”林溯一字一顿地喊他,本是柔和甜美的音色此时仿佛淬了层冰,一双如水的杏眸好似也凝出了冰碴子。

    “身为医者,栽赃陷害,草芥人命。你可对得起你身上背的药箱!”

    最后的这一句,似是比所有的话都好使。赵聪停了挣扎,也不摇头了。他低头看了眼身侧斜背着的药箱,怔神。

    赵聪突然想起自己还是个少年时,师父教他药理时所对自己的谆谆教导。

    “身为医者,不求悬壶济世之能,只求自己恪守医德,无愧于心。”

    ——无愧于心?

    赵聪不再挣扎,仿佛失了全身力气,整个人一改刚才之态,莫名颓废起来。

    无愧于心……这四个字,早在不知什么时候,便被他望之脑后,只贪得眼前之利。

    悔不当初哇!

    赵聪老泪纵横。却早已想不起,“当初”是何时。

    火蛇。说是蛇。其实身量也就和鲤鱼差不多长,十几厘米的样子。

    终于,这磨人的小东西终于贴近了水面,一口含住水面上漂浮的雪莲花瓣。

    林溯瞬间收线,足尖一点,闪身去抓。却不承想有人比她更快。童姥猛的睁眼,黑白分明的大眼闪过一道厉光,伸手对准寒池,寒池里因林溯的动静吐出雪莲就往深处游的小火蛇像是受到了吸力一般,一下子就飞到了她的手里。

    “师父真厉害!”林溯见此,足尖轻点水面,飞回了童姥身边。

    童姥回给了她一个“那还用说”的眼神,取出一个精致小巧的寒玉瓶。她掐着小火蛇的七寸,小火蛇口中的獠牙对准瓶口,滴了几滴毒液。

    火蛇不愧是奇物,牙齿中的毒液都带着火红的光亮,似是岩浆一般。

    “火蛇的毒液与其本体一样,见不得日光。你要把它封进不透亮的物中才得以保存。”

    童姥把玉瓶封好,扔给林溯,一脚把她踹过去,把一脸懵逼的林溯赶下山。

    “拿了快滚。”

    “……”

    童姥目送新收的徒弟下山,直到夜色里那抹白色的身形消失,她才转身面向寒池。

    童姥身后早红光大胜,转眼一看寒池中不知何时浮起了一个巨大的红色蛇头。这蛇头宛如一间屋子那般大小,一双蛇瞳便有一人高。实属骇人。

    童姥倒是面色如常,她把手中的小火蛇放入水中,伸出手来,大蛇随着她的动作游过来,把头俯在她的手下。

    童姥满意地拍了拍它的头,道:“ 不过是取几滴牙里的毒液。”

    “若不是怕你吓到我新收的徒儿,何苦还要抓你的子孙后代来取。”

    大蛇闻言吐了吐印子,像是在回应什么。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抗议童姥的偏心,不过态度依旧乖巧。

    “童童,你没事吧!”一道白影飞速略过寒池,来到童姥身边,把人拥进怀里,神色焦急地查看是否有伤。

    “我刚才感应到了火儿有异动。你怎么样?”

    来者是个男人,一身白衣,芝兰玉树,宛如谪仙。不过这位“上仙”显然已经动了凡心,见怀里的合法萝莉没什么伤势后,放下了忧心,随即又伸手去探她的脉门。

    童姥打下他的手。“我没事。只是新收了个徒弟,来带她取所需的东西。”

    “你收了徒弟?”男人俊美的面上闪过惊喜,“在哪儿?怎么没让我见见徒儿?”

    见此,童姥冷漠脸回道:“ 收完我才发现她修不了我们逍遥派的内功心法,一脚把她踹下山了。”

    “呃……”

    “……没事,哪天再见也是一样的。”男子明显噎了一下,便开始日常双标,“ 若是你不满意,我们就再换一个徒弟。”

    男子理所当然的说着。完全不觉着翘走林溯刚抱上的大腿有什么不对。

    火蛇:“嘶~”

    ——骗人!刚刚明明不是这么说的。

    “闭嘴!”

    这一声不满,也不知道是对人还是对蛇。或许,两者都有?

    永远不要猜女人的心思,因为你永远也猜不着她在想什么。

    用后世一句形容他便是,陌上人如玉,君子世无双。鲜花满楼,完美到近乎于神一般的男人。

    不过,完美不完美什么的,林溯现在完全不感兴趣。

    她虽然也想见识一下“花神”是何等风姿,但眼前根本抽不出空隙来。

    一是她盘下来的药铺要开张,二来嘛……

    林大夫觉得还是先把医经理解消化了并且把暗器练一练,再去接触。毕竟,那位的好基友可是十分爱惹麻烦的人物。她可不想为了治个眼睛,把小命儿都搭进去。

    原先的药铺老板很是任意,他把自己之前另一家的账房先生与两个踏实的伙计都为林溯招了过来,并且请来了赵大夫,在药铺坐诊。至于林溯,当个甩手掌柜就好。

    药铺的账目房屋地契等等到手后,花了大几万两银子。待药铺老板拖家带口地北上前,林溯又包了六百六十两的银票送给他。药铺老板本想推辞,却耐不住林溯的劝。

    “ 这是我一片心意。您前前后后为我打点一番,我本就应上门酬谢。况且这又不是什么大数目。六百六十两,六六大顺,愿您一路一帆风顺。”

    盛情难却,药铺老板只好收下。他的夫人本就对林溯颇有好感,此时十分热情道:“日后来了山西,来找哥哥嫂子,定好酒好菜招待。”

    林溯点头笑应,在城门口目送这一家人跟着商队上了官道。

    商队缓缓消失在视野中,林溯收回视线,转身回了药铺。

    站在药铺门口,林溯抬眼望了望药铺新挂上的牌匾。牌匾上的内容很简单,只有三个大字——德济堂。

    德济,取以德济世之意。

    赵大夫本来对换了东家,药铺改名没甚兴趣。不过在牌匾挂上时,这个五十多岁的小老头确实捋着胡须点点头。再看向林溯时,眼里多了几分温和。

    取这个名字,林溯实在是在山西时被林仙儿的事刺激到了。一想到那赵聪的所作所为,她空间背包仅剩的武器——雪凤冰王笛就蠢蠢欲动。

    怎奈何——没!有!心!法!

    “哎……”林大夫长长的叹了口气,指尖银光一闪。

    刹那间,细如牛毛的银针飞出,“咻”地一声飞过,穿透院中银杏树的两片落叶,最后整根没入不远处的墙面。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