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篇 梁昭秋:你给我的温暖时空(四)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番外篇梁昭秋:你给我的温暖时空(四)

    番外篇梁昭秋:你给我的温暖时空(四)

    周之砚再回头看梁昭秋的时候,发现她安静的趴在桌子上,竟然已经睡着了。

    温暖的阳光照在她的脸上,吹弹可破的白皙肌肤几近透明,她的鼻尖和双眼通红,之前精致干练的妆容已经有些花了,口红沾在嘴角,有些狼狈,周之砚看着就笑了。

    半晌,他轻轻推了一下睡着的小东西,在她耳边轻轻唤道,“昭秋?昭秋?”

    梁昭秋皱了皱鼻子,朦胧的张开眼,模糊的看到周之砚的面孔之后又放心的闭上了眼睛,嘟嘟囔囔的叫了句,“之砚哥哥,你别吵……”

    周之砚的动作就僵在了那里。

    这样熟悉的撒娇,隔了太久,竟然让他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就像做梦一样。

    隔了有多久了呢?大概有……一年多了吧,周之砚垂眸想着,她故意拉远两个人的距离,故意远离,似乎这样就能让自己那颗炙热的心脏冷却下来。

    周之砚笑了一下,嘴角的弧度有些无奈,也有些自嘲,如果他能控制的话,在还没有懂得男女情事之前,他就控制自己不要注意这个天真单纯的小公主了。

    可是就像他不可能在一开始就知道一样,他做不到啊,他无法远离这个女子,这世界上有很多人,有很多事都让人无能为力,一如梁昭秋之于他。

    周之砚叹了口气,他这辈子唯一的一个软肋,也就是这个女人了。

    他知道当初是自己太心急,吓到了她,让她不知所措了这么久,是他的错。不过爱上一个人,周之砚不可能放弃的。

    他低头看向梁昭秋,她已经重新沉沉睡去了,周之砚笑了笑,嘴唇轻启,喃喃的唤了一句,“凉凉……”

    更像是一声感叹,这个称呼,在凉凉的刻意坚持之下,周之砚已经一年多没有叫出口过。而直到此刻他才突然发现,过去的那一年,他分明可以一直这样唤的。

    周之砚弯下腰,将凉凉从沙发上抱起来,凉凉太过习惯他的触碰,连一点异样都没有感觉出来,眼睛都没有睁开,甚至双手还还上了周之砚的胳膊,扁着嘴在他怀里找了一个合适又舒服的角落,继续睡下去了。

    周之砚面带笑容的往外走,凉凉没有抗拒让他心情愉悦。

    走出星巴克,周之砚将凉凉放在车上的副驾驶座上,然后发动车子平稳的驶出去,今天是七夕,他一早就准备了惊喜要给她看,生怕她不愿意跟自己出来,周之砚甚至一早就打了电话给林靡,直截了当的跟林靡说了自己的打算打算让林靡给自己做说客。

    周之砚转过头看了一眼凉凉,不知道林阿姨有没有跟凉凉交流过。

    不过现在这个也不重要了,凉凉已经被自己带出来了。

    周之砚将车子开的很慢,到市中心,平时只有十几分钟的路程,他开了将近一个小时,路上虽然堵,却也不至于堵成这样,他只是太迷恋跟凉凉这样平静又贴近的相处。

    一个小时之后,周之砚将车子停在市中心的一个广场边上。

    凉凉还在睡觉,周之砚看了看表,还有七分钟就七点了。

    他将凉凉打横抱下车,广场的东边是一条江,江边有半人高的防护栏,防护栏下面有供游人休憩的木制长椅,周之砚大步走到木椅前,将怀里的女人小心的放在上面,然后坐在她旁边,让她靠在自己的肩头。

    还差三分钟就七点了。周之砚轻轻晃动凉凉的肩膀,在她耳边轻声说,“凉凉,醒醒,睁开眼。”

    这次周之砚很坚决,即便凉凉揉着眼睛说别吵,即便她哼哼唧唧一脸不情愿的墨迹了许久,周之砚都没有像在咖啡馆里一样放过她,直到凉凉终于皱着五官睁开眼。

    “看那里。”周之砚指向对面的高楼。

    凉凉随意的看过去,心里憋着一股火,她已经失恋了,连唯一能抚慰悲伤的睡觉疗法都被这样打断,她心里是很不开心的。

    七点整,对面的一排靠街的高楼突然猛的亮起了灯。

    却又不是每个窗户都亮着灯,每一栋楼上,亮着的灯都写了一句话。

    “凉凉,我的女孩,七夕快乐。每个女孩都会有属于她自己的故事,你也会有,在那之前,我愿意陪你成长和等待。”

    所有的灯光都是粉红色的,梦幻的不可思议。

    凉凉瞪着眼看着那些亮起的灯光,看了好一会儿,直到双眼都有些湿润,她才偷偷的抹了一把泪,转过头没好气的看着周之砚说,“真是的,一看你就没有用心,用灯光写个字,你这样的大总裁,当然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你就这么敷衍你最亲爱的妹妹吗!”

    那一句“最亲爱的妹妹”从凉凉口中说出来,周之砚的心里疼了一下,但是他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好脾气的笑笑,没有多说。

    让一栋楼亮个灯光确实不难,可是这些字,需要十几二十几栋楼是有了的,他准备了两个多月,直到今天,最后一天,才将最后一个用户搞定,而这中间的麻烦辛酸不必让她知道。

    “一年前,我在你毕业的时候跟你表白,”周之砚突然开口,声音淡淡的,似乎压抑了什么深沉的东西,但是在凉凉听起来,却是什么情绪都没有的,他主动提起那段两人之间最纠结的往事,“这一年,我们之间的关系渐渐疏远,直到现在,”

    周之砚停了停,他的心里有些难受,但是他还得继续说下去,所以他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一下,接着说道,“直到现在,我才发现,其实我一直都是拿你当妹妹的,以前我是认错了自己的心意,所以才会跟你说那些话,吓到你了吧?”

    说罢,周之砚揉了揉凉凉的脑袋,凉凉一开始只是低头听着,一年前的那段往事她并不想回忆,可是听着听着,听到周之砚后面的话,她就震惊住了,听完许久,她才抬起头,双眼里已经是泪光一片。

    “你这个大坏蛋!世界上最大的坏蛋!”凉凉哽咽着,抬起手来用力捶打周之砚的胸膛,一边打一边叫,“都怪你!你为什么要弄错啊!我把你当最亲的哥哥,最好的朋友,你却,你却跟我说那样的话,你都把我吓死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我什么都不敢找你,都不敢跟你说,就怕你再说那样的话!周之砚,你真是个混蛋!”

    说到后面,凉凉已经泣不成声,周之砚任由她的拳头一个一个落在自己的胸膛,却一动没有动。

    也没有说话。

    可是他的心里,却松了口气。

    看来自己真的押对了。

    当初太心急,真的是把她吓到了,这一年的疏远让他痛定思痛,今天在这里对她说出这番话,也是周之砚想了很久的,他思来想去,只有这样,才能让凉凉放下对他的戒心。

    只有两个人先回到当初的亲密,才能更有利于他的下一步动作。

    凉凉哭的眼泪鼻涕一把的样子在周之砚看来可爱极了,他忍不住将凉凉抱进自己的怀里,轻拍着她的背说,“别哭了。”

    凉凉当然没有那么容易停下来,哭的歇斯底里,周之砚对她的重要性,可能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

    过了好久,凉凉终于抽抽搭搭的停下来的时候,周之砚轻轻在她眉心点了一下,嘲笑她,“丢人。都哭成小花猫了,还不赶紧拿纸巾擦擦你的小花脸。”

    凉凉腼腆的笑了笑,低头在自己的背包里翻了几下,然后尴尬的抬起头来看着周之砚。

    她不开口周之砚都知道她这是怎么回事。

    “又没带纸吧?”周之砚笑着摇摇头,有些无奈的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包纸巾递给凉凉,然后宠溺的说,“你这毛病啊,都是我惯出来的,我就不能惯着你。”

    凉凉厚脸皮的腆着笑脸,摇头晃脑的接过纸巾抽了一张擦了擦脸上的泪,然后得意的说,“我这是教你做怎么做一个好男人呢,以后你女朋友会感谢我的。”表情还有点小傲娇,“你看你这习惯就保持的很好,我一年没有跟你要纸巾用了,你看你都一直随身带着,这是个好习惯,可一定要坚持下去。”

    周之砚心里好笑,自己随身准备一包纸巾,这是多少年陪在凉凉身边养成的习惯,虽然对她说的女朋友不屑一顾,可是为了战略,周之砚还是点头如捣蒜,陪着笑脸说,“是是是,你说的很对。”

    凉凉得意的笑,周之砚揽着她的肩膀,说,“转过头来看看。”

    凉凉随着他的动作转身跪趴在长椅上,看着霓虹灯光下的江水,波光粼粼,真好看。

    凉凉看的入神。

    就在这时,水面突然起了涟漪。

    一艘空空的游船从远处驶来,游船上很黑,只有船头有些灯光,凉凉好奇的看过去,就见到船上突然飞起了绚烂的烟火。

    “哇……”她小嘴微张,有些惊讶的看着燃起烟火的地方,听到周围很多惊呼声,“看,烟火!”“是啊,好多烟火!好漂亮!”

    五光十色的烟火飞的很高,在最高点形成一个笑脸,一个一个的烟火,一个一个的笑脸,一直放了十几分钟才停。

    等到那边的烟花停了,凉凉回过头来看着周之砚,傲娇的撇了撇嘴角,哼了一声,说,“又是你弄的吗?”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