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风水大佬小娇夫01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马上就好。”

    方灼把手机放到一旁,穿着衣服走到花洒下冲了几分钟凉水澡,终于冷静下,管他什么鬼任务,先离开这破地方再说。

    ——

    听见脚步声,周丞烦躁的抬起头,到嘴边的怒骂被咽了回去,两眼发直。

    别说,这小子湿透的模样还挺诱人,胸前若隐若现,湿淋淋的裤子紧贴着腿部,显得双腿又长又直,也不知道缠在身上该是什么滋味。

    可惜了,像许未来这种对他疯狂迷恋的小骚-货,一旦碰了,就会被无止境的纠缠。他没兴趣自找麻烦。

    收起轻佻的打量,周丞委以重任的拍拍方灼的肩,“好好干。”

    方灼:“……”

    方灼被周丞的保镖强押着走出去。

    走廊里铺着厚实的地毯,墙上挂着不知真假的名画,头顶水晶灯绚烂,布置奢华。一行人来到走廊尽头,一扇紧闭的房门外。

    周丞抄着手,直接抬起腿用力踹过去,木门弹开,撞击在墙上发出砰砰的巨响。

    方灼下意识看进去,发现正对着的沙发上,坐着一个年轻男人。

    他的轮廓分明,线条深邃,额前的碎发遮住部分眼睛,死气沉沉的双眸漆黑诡异。过分白皙的皮肤看上去很不健康,再配上那红润的嘴唇,如同暗夜中刚吸过血的鬼魅。

    周丞走到男人面前,居高临下,如同在看蝼蚁。

    从这个小三生的野种被带回周家起,父亲的所有目光就放在了他一个人的身上。他嫉妒、仇恨、厌恶,每天都在算计如何让周猝身败名裂,滚出周家。

    这不,又想到了新花样。

    “周猝,你说爸要是看见你被男人给上了,会是什么反应?”

    “周什么?”方灼没听清,下意识问。

    周丞难得好脾气的解释,语速很慢,“猝,猝死的猝。”

    方灼:“……”什么鬼名字。

    “能有什么反应?”周猝波澜不惊,声音沉冷。

    “死到临头还在嘴硬。”周丞提起拳头又放下,骂道:“你有什么好硬气的?对周家来说就是个病秧子,就是个废物。”

    周猝不语,勾着唇嘲弄的看着他。

    这两兄弟,一个不动如山,一个暴跳如雷,吵起架来还算有看点。

    方灼看戏正起劲呢,突然被人从后推了一把,踉跄两步扑到了周猝身上,下意识握住了他的手。

    瞬间,心脏猛地紧缩,又剧烈跳动起来,一股酥麻顺着背脊窜上脑门,爽得他差点叫出来。

    “这可是我亲弟弟,咱们周家精贵的二少爷。给我好好伺候着,否则你今天别想活着离开会所。”

    周丞丢下一句威胁的狠话,就带人离开了房间,反锁房门后,命人守在门口。

    这间屋子就是个密闭的盒子,除了正门连个窗户都没有。而沙发右手边的盆栽上,明目张胆的架着一台摄像机。

    跑是肯定跑不掉的。

    方灼松开手,坐到周猝身边,“二少你好,我叫许未来。”因为刚刚身体的异样,声音有点滞涩。

    “……”

    见对方不答,方灼干脆一个翻身,分开腿坐到周猝身上。

    周猝终于看向他,黑漆漆的眼眸像是淬了毒,带着警告。

    方灼被他看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垂下眼,将嘴唇凑到男人耳边,“演戏会吗?”

    也不管对方愿不愿意,手顺着周猝修长的脖颈下滑,嘴上继续道:“配合我,要不然咱俩一起玩儿完。”

    话落突然粗暴扯开周猝的衬衣,急切的摸向对方精壮白皙的胸膛。

    硬度适宜,弹性绝佳,一定经常锻炼。

    方灼啧了一声,麻利地脱掉身上湿淋淋的衣服,随手一抛,正好掉在盆栽上,把摄像头挡了一半。然后扯过沙发上的装饰薄毯披在身上。

    方灼虽然是直男,但也曾为艺术献身接过一部同性题材的电影。当时为了模仿和谐运动,他强忍着不适看了整整十部钙片。虽然电影最终没在国内上映,但在国际上获得了不少奖项。

    他有十成的把握能蒙混过关。

    “我往前顶的时候,你要哼两声。”方灼正经的指导。

    然而对方并不给面子。

    不过也可以理解,任谁被自家亲哥找人这么侮辱,都会不高兴。

    豪门是非多啊。方灼一边感叹,一边拉开裤子拉链,抬起身将裤子褪到一半,开始表演。

    周猝全程面无表情,直到方灼为了让戏更加逼真,开始既痛苦又愉悦的嗯嗯啊啊,终于忍无可忍。

    “够了。”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