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天上掉金砖?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俗话说的好,天上从来不会掉金砖,有掉那也是铁饼,砸不死你也吓死你。

    方渝对这句话一直深信不疑,他以他的上半生和下半身发誓。

    他10岁时遭遇一场车祸,父母双亡,自己过往的记忆也变得模模糊糊。后来方渝稀里糊涂的搬到了五羊市,一直寄宿在学校,靠赔偿的一笔钱勉强生活到大学毕业。

    大学期间,方渝屡次试图脱单,但现实却总是糊他一脸狗粮。自己从五羊市的三流大学毕业一年了,不要说女朋友,就连一份可以长久谋生的工作都没找到。

    在他开始思考未来的墓志铭是写“一生潦倒”还是“一生孤苦”,或干脆都写上时,突然接到一个陌生人的电话。

    陌生人自称姓白,是律师,根据一位神秘委托人的要求,请方渝三天后,来蜀都市的办理一处房产的过户手续。

    方渝放下电话就掐了自己一把,疼,真疼,是真的,真是真的,没在做梦。

    方渝又对了一遍电话号码,没错,是蜀都市的。虽然自己生活在蜀都的记忆已经已经因为车祸变得几乎不复存在,但区号这事只要一问度娘就知道了。

    “到底是谁这么关爱自己,在自己毕业后求职无门之时抛过来这么大块金砖?”方渝苦思冥想。

    “是老爸他爸还是老妈她妈呢?难道说我是那个大家族的流落在外的少爷,然后下面就是争宠打脸,然后......”

    “最近小说真是看多了,真是这样也太俗套了”方渝揉了揉脸。

    “总不可能是传说中的七舅老爷吧。”方渝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

    “多想无益,现在手头的积蓄也快花的差不多了,都说蜀都人过得很安逸,不如去看看有什么机会,到了那是真是假终会知道的。反正自己是要钱没有,要命还得管饭,有啥好怕的。”

    说走就走,方渝怀着迫不及待的心情收拾好自己的那点零碎,带着仅剩的几千块钱就跳上了去川峡省的高铁。

    到了蜀都市,方渝把行李往快捷酒店一放,就立刻按白律师说的地址来到了律师事务所。

    那位白律师很干脆的拿出了一套文件,让方渝签字。

    方渝仔细的看了看文件,有两个惊人的发现。

    一是房产转让的甲方也姓方,文件上的名字是方永安,这个名字可又说头。

    要知道,川峡省方姓一脉是按“诗书启秀,邓开莲花,光大家兴,万世永昌”排字的。

    按辈分方渝是“昌”字辈,族谱上的名字是方昌渝。后来父母不在了,自己到五羊市生活的时候因为老被人叫“鲳鱼”,就把自己的名字给改了。

    这位方永安论辈分应该是方渝父亲那一辈的,但这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方渝的老爸叫方永平。

    永平、永安,这一听就是妥妥的兄弟嘛,说没关系,方渝第一个不相信。

    可方渝一片混沌的记忆力里从来就没有叔叔这个配置啊?

    不过,不管怎样,至少这个委托人应该和自己有些关系,这房产倒是可以收下来,大不了回头这位族叔后悔了,再还他就是了。

    方渝第二个惊人发现就是,这个房产转让是有条件的,条件就是方渝必须签署一份附属合约。

    合约内容大致是要求方渝自接受房产起的18个月内,必须成为蜀都市十大厨师之一。

    如果没有达到要求,方渝将归还房产的所有权,仅保留其中一部分的使用权。

    如果达到要求,合约甲方将告诉乙方,即方渝,他想知道的真相。

    方渝看到条款心中一惊。

    小时候自己没什么想法,但稍微懂点事,有了些阅历后,就觉得当年的事有些蹊跷。

    隐约记得父母都很擅长做菜,家里经常高朋满座,但是那场车祸后,居然没有一个亲戚或朋友上门。而且,自己小时候好像总喜欢围着灶台转,但现在自己吃货属性不改,对厨艺却又莫名其妙的畏惧。

    每当方渝想尽力多回忆一些过往的细节时,就会头疼欲裂。试过无数次后,他也只好无奈放弃。

    如今,突然一个疑是自己族叔的人说要告诉自己真相……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