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58杯绿茶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158杯绿茶

    大家听到这话起哄了起来, 让温如归亲佟雪绿。

    温如归耳尖微红,拉起佟雪绿的手, 在她手背上蜻蜓点水贴了一下, 动作充满柔情又绅士。

    大家起哄得更厉害了。

    周焱还吹起了口哨,那样子跟个愣头青一样,完全不像是已经当了爸爸的人。

    蒋白卉坐在他们对面, 从她这个角度看去, 正好看到他们两人含情脉脉相望的样子。

    原本万众瞩目的人应该是她,成为副院长夫人也应该是她, 应该是她被所有人恭维, 可现在都变成佟雪绿的了。

    在座的人没有一个人提起梁天逸, 因为他不过是普通的科研人员。

    想到这里, 蒋白卉的心好像被蚂蚁啃噬一般, 难受得她想砸东西。

    大家还担心蒋白卉会继续这样子, 好在接下来的时间,她并没有再说出不妥的话。

    大家不由松了一口气。

    毕竟她是孕妇,要是她那样说了, 大家也不能打她骂她。

    姜丹红看她是孕妇, 主动承担起照顾她的责任。

    这天晚上, 大家都玩疯了。

    吃完饭后, 大家又玩起了游戏, 周焱和朴建义两个家伙更是起哄要他们喝交杯酒。

    到最后,好多人都喝醉了, 其中包括佟雪绿。

    被灌了两杯酒后, 她眼睛迷离了起来, 双颊飞粉,如同抹了胭脂一般。

    突然, 她眉头一蹙,嘴角抿了一下。

    温如归敏锐捕捉到她这个表情,小声关心道:“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被灌酒时,他是要替她喝的,但那时候他被黄启民抓着,压根没办法过去。

    这帮家伙说结婚那时候没闹他们,今天要加倍闹回去。

    佟雪绿摇摇头:“没事,我去一下洗手间。”

    说着站起来,身子摇晃了一下。

    温如归扶住她的细腰:“要不我陪你一起去?”

    佟雪绿再次摇头,头晃多了,感觉眼前的东西都在跟着晃动:“不用不用,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

    要是他们两个人一起消失,等会那帮家伙肯定又要起哄了。

    正好这个时候小晏晏踢着小短腿过来打小报告:“爸爸,妹妹不乖乖,她偷喝了好多饮料!”

    温如归眉头蹙了起来:“你太爷爷没拦住她吗?”

    小晏晏噘了噘嘴:“太爷爷没原则,妹妹一撒娇,太爷爷就给她喝了。”

    他也想喝,可他跟妈妈拉过钩,约定好不能吃太多零食和饮料,他是个乖宝宝,今天就只喝了一点点。

    佟雪绿推了推他:“你赶紧和晏晏过去,别让染染喝太多饮料,否则今晚肯定要尿床。”

    而且小孩子喝太多饮料对身体也不太好。

    温如归看了她一眼,然后拉着小晏晏的手走了。

    佟雪绿穿着高跟鞋,一摇一晃朝外头的洗手间走去。

    明明不长的一段路,今天却变得很长,她费了比平时多一倍的时间才走到洗手间。

    来到洗手间门口,她一头差点撞上从洗手间里头出来的周焱。

    周焱醉得比她还厉害,眼睛都快眯起来了,一张脸红得跟关公一样,真难为他能一个人走到洗手间,也没掉在坑里头。

    周焱脸凑过来,在她脸上辨了好一会儿才认出她来:“佟、同志是你啊,你怎么会在这里?”

    佟雪绿看他的头和身子一直晃来晃去,只觉头更晕了:“我要上洗手间。”

    周焱打了个嗝,突然嘻嘻笑了起来:“你走错了,女厕所在对面!”

    佟雪绿闻言怔了一下,转身要去看洗手间门前的牌子,突然高跟鞋一扭。

    她跌坐在地上,只觉得眼前都在天旋地转。

    周焱看她跌倒了,不仅没过来扶,还哈哈笑了起来:“佟、同志你不是小孩子,你不能原地嘘嘘。”

    佟雪绿嘴角抽搐了一下,扶着地面爬起来,然后眼冒金星朝对面的洗手间走去。

    周焱还没有走,啰嗦个不停道:“这就对了,尿尿就应该去厕所里头,还好你、你遇到了我,否则你就要上错厕所了。”

    佟雪绿没理会他,晃着身子赶紧跑进去。

    绿茶酒楼的洗手间不敢说是全国做得最好的,但在京市的确是出了名的,甚至比酒楼还要有名。

    洗手间的地面同样铺着大理石,干净光亮得几乎可以当作镜子来照,走进来没有闻到一丝异味,反而还有屡屡檀香从一旁的小盒子里飘出来。

    洗手间里没有人在,佟雪绿推开第一个门,赶紧进去释放。

    过了一会儿,正在她站起来准备出去时,外头突然传来两个男人的声音。

    “绿茶酒楼的洗手间果然名不虚传,一点臭味都闻不到。”

    “就是,就冲着这厕所,再贵我也愿意过来。”

    隔间里头的佟雪绿:?

    这里是女厕所,为什么会有男人的声音?

    她觉得可能是自己幻听了,于是摇了摇脑袋,下一刻外面传来男人尿尿的声音。

    声音清晰无比,无不在提醒着佟雪绿,她没幻听。

    “……”

    难道是她上错洗手间了?

    狗比周焱!

    她本来是要上对面的洗手间,就是那家伙告诉她自己上错了,她才会来到这边!

    他自己上了女厕所,还要坑她一把,真想抽他一把!

    好不容易熬到两个男人走了,佟雪绿松了一口气,正要偷偷、小心翼翼推门出去。

    就在这时,外头噼里啪啦传来一阵脚步声,从声音来听,人数不少。

    佟雪绿:“……”

    果然,不一会儿一群男人勾肩搭背走进洗手间,有一两个还喝大了,一个劲地敲佟雪绿所在的隔间。

    “同志,你好了没有?你在里头好久了,该不会是便秘吧?”

    “哈哈哈,我看是掉在屎坑里头了。”

    佟雪绿:“……”

    狗!比!周!焱!

    穿书到现在,佟雪绿从来没有这么尴尬过,这一切都是拜周焱那家伙所赐。

    更难熬的还在后头。

    洗手间虽然各种设备做得很好,但这么多人进来,味道一下子就变得十分感人。

    佟雪绿捏着鼻子,差点流泪了。

    三分钟过去了。

    五分钟过去了。

    敲门那男人好像真的便秘了,在隔壁蹲了好久,不仅产生异味,还时不时发出奇怪的声音。

    就,让人很崩溃。

    佟雪绿很想不管不顾冲出去,可作为绿茶酒楼的老板,她要是真这样冲出去,她以后的名声就要跟厕所连在一起了。

    温如归说服了女儿,还答应她今晚回去给她说睡前故事,这才让小染染放弃喝饮料。

    搞定女儿后,他转回来,眼睛在包间里头扫了一遍,但没有发现佟雪绿的踪影。

    他正准备出去找人,一转身差点撞上不知道什么站在他身后的蒋白卉。

    他眉头蹙了蹙:“蒋同志,你没事吧?”

    蒋白卉笑着摇摇头:“我没事,温教授是在找雪绿吗?我看她去洗手间好久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我很担心她,正打算出去找她,温教授是不是也要出去找人,要不我们一起吧?”

    温如归目光从她的笑容掠过;“不用了,我一个人去找就可以,你是客人,又是孕妇,你在这里休息就好。”

    说完他没等蒋白卉回复,迈腿走出了包间。

    蒋白卉看着他高大挺拔的背影,下意识咬住下唇瓣。

    这一幕正好落在方静媛眼里,她眉头蹙了起来。

    萧承平抱着睡着的女儿,顺着她的方向看过去,不解道:“你在看什么?”

    方静媛摇摇头:“没看什么,小棠棠睡着了,等雪绿回来,我们跟她说一声就回去。

    萧承平应了一声,捡起女儿掉下来的鞋子放进口袋里。

    动作自然无比,可见平时没少这样做。

    温如归直接找到洗手间这边,只是还没走到洗手间,就见周焱坐在走廊,一边脸红红的,眼睛闭着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晕过去。

    温如归吓了一跳,走过去推了推他:“周焱你没事吧?”

    推了好几次,周焱才醒过来,看到温如归立即委屈道:“如归,你说现在的女人怎么这么凶,我要上厕所她不让我进去,还打了我一巴掌骂我是流氓!”

    温如归一听就猜到他应该是上错洗手间了,不过这会儿他只关心妻子的去处:“你看到雪绿了吗?”

    周焱挠了挠鼻子,朝男厕所的方向一指:“佟同志进去里头了,她本来是要上男厕所的,还好我提醒她了!”

    温如归:“……”

    他叫来一个服务生,让人把周焱扶回包间去,然后又转回来洗手间。

    就在他正要走进洗手间时,一个醉醺醺的男人从里头摇摇晃晃走出来。

    看温如归要进去,好心提醒道:“同志,别敲第一个门,里头的同志便秘了,拉了大半个钟头还没出来,比我还惨。”

    温如归:“……”

    蹲得双腿发麻的佟雪绿:QAQ

    佟雪绿决定不再忍了,丢脸就丢脸吧,等会她冲出去时捂住脸,应该能护住脸。

    可就在这时,外头传来了“咚咚”的敲门声。

    佟雪绿娇躯一震:同志,都跟你说是便秘了,你还敲什么门啊?

    佟雪绿打定主意继续不吭声。

    空气安静了几秒,外面传来一个温润低沉的声音:“是我。”

    听到这声音,佟雪绿差点激动得泪流满面:“如归是你吗?”

    温如归:“是我,快出来吧,外头现在没人。”

    佟雪绿赶紧打开门,然后一瘸一拐走出去。

    温如归目光落在她的高跟鞋上,眉头蹙着:“脚崴了吗?”

    佟雪绿脸红红摇头:“不是,蹲太久,脚麻了。”

    温如归:“……”

    下一刻不等佟雪绿再开口,他伸出双手,一把将她打横抱起来。

    佟雪绿吓了一跳,轻呼一声下意识抱住他的脖子,然后索性把脸埋在他的胸前。

    没脸见人:)

    不知道是温如归提前让人清场,还是运气好,从洗手间一路走出来,没有遇到任何人。

    温如归没有抱她去包间,而是直接去了她在酒楼这边的办公室。

    进了办公室,他把人放在沙发上,然后伸手捏了捏她的腿:“还麻吗?”

    佟雪绿轻叫了一声:“好麻,你别捏。”

    但温如归没听她的,修长的手指在她的小腿上揉来捏去,时不时还拍打几下。

    被这么捏来捏去,那感觉别提有多酸爽了。

    好在过了好一会儿,腿终于不麻了。

    松开后,温如归捏了捏她如染胭脂的脸:“你怎么跑到男厕所去了?”

    提到这事佟雪绿就来气:“还不是怪周焱那混蛋!”

    说着她眼珠子一转,凑过去在他的薄唇上亲了亲,低声道:“这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夫君觉得如何?”

    鼻尖传来属于她的味道,芳香迷人。

    温如归低头看着她,眼眸深邃不见底:“夫人这是想贿赂为夫吗?”

    佟雪绿朝他眨了眨眼睛,丢过去一个媚眼:“那夫君接受贿赂吗?”

    “接受,只是为夫觉得贿赂分量有点轻,夫人觉得呢?”

    他说这话时,脸上表情一表正经,一点也看不出是个想得寸进尺的教授。

    要是其他人听到这话,只怕会震惊得下巴都掉在地上。

    佟雪绿目光扫过他微红的耳朵,红唇一勾,凑过去在他耳边低语了两句。

    然后就见温如归的耳朵更红了,她忍不住埋在他脖子间低低笑了起来。

    温如归手搂住她的细腰,声线低沉沙哑道:“一言为定,为夫答应替你保密。”

    看他这个样子,佟雪绿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因为包间里还有一大堆人在等他们,他们也不敢在办公室呆久了。

    佟雪绿洗了个脸,人清醒了不少,然后两人一起回包间。

    门一推开,佟雪绿下意识朝蒋白卉之前坐的位置看过去,然后两人的目光在空中对上。

    方静媛转过身,看到是她立即道:“你可回来了,再不回来我可就要去报警了,时间不早了,我们要回去了。”

    佟雪绿收回目光,有些心虚道:“我脚崴了一下,你们赶紧回去吧,小孩子这个时候都要睡觉了。”

    方静媛也没再说啥,和萧承平两人抱着女儿回去了。

    等方静媛一走,其他人也陆续告别。

    后面只剩下温萧两家人,还有一个蒋白卉。

    佟雪绿走到她面前:“时间不早了,你一个人回去我们也不放心,你等一下,我让蒋经理送你回去。”

    蒋白卉眼角的余光朝温如归那边看了一眼:“我表哥他会不会很忙,要是很忙的话,我一个人回去就行了。”

    她家的方向和佟雪绿在同一个方向,其实完全可以由他们送她回去,或者让温如归送她回去,哪里需要特意叫上蒋俊力呢?

    佟雪绿红唇勾着:“再忙也不如你重要,让蒋经理送你回去,我们才能放心。”

    说着她转身让温如归去叫蒋俊力过来。

    蒋白卉虽然心里有点不舒服,但她没有理由拒绝,最终由蒋俊力送回去。

    等所有人都走后,佟雪绿一家人才回去。

    小染染之前和爸爸拉钩,想要爸爸给她说睡前故事,可没等回到家,她就睡得打起了小呼噜。

    她睡得小脸蛋红红的,长密的眼睫如同两把小扇子垂下来,发出小奶猫睡觉时的小呼噜声,那模样萌得人心颤抖。

    小晏晏这会儿也睡着了,不知道梦见了什么好吃的东西,红红的小唇儿一吸一吮的,看得佟雪绿忍不住捏了捏他的小鼻子。

    小家伙被打扰了美梦,眉头蹙了蹙,但没醒过来,在她身上拱了拱,很快又睡着了。

    温老爷子今天开心过头,又喝了半杯酒,一回到家就被宗叔扶着回房睡觉。

    陈嫂子带龙凤胎两兄妹到三岁,后来她儿子上京市来租房,她才没继续在温家住。

    平时白天她过来打扫卫生,清洗衣服之类的,所以龙凤胎从今年开始都是跟着他们两夫妻一起睡。

    他们的房间很大,在旁边的小房间安置两张小床,让两兄妹在小房间睡

    佟雪绿洗完澡走进来,温如归靠在床上看书。

    看她进来,他合上书,把书放在床头柜道:“夫人,择日不如撞日,为夫觉得不如就现在实行夫人的承诺。”

    在办公室时,佟雪绿为了贿赂他不要说出去,便说今天按照春宫图尝试一下。

    没想到温教授如此猴急,让她有种想笑的冲动。

    温如归看她没出声,索性从床上下来,一把将她打横抱了起来:“夫人该不会是想耍赖不认吧?”

    佟雪绿抬头在他下巴咬了一口:“温教授,你变了!”

    两人结婚以来,她偶尔会兴起角色扮演,在她的调教下,温教授虽然还是会害羞,但比起以前来,不可同日而语。

    温如归被她咬得痒痒的,心也跟着一阵痒痒的,抱着她来到床上放下去,他整个人倾身下去——

    就在这时,小房间突然传来一阵哭声。

    佟雪绿一个激灵,猛地推开他跑过去,只见小晏晏坐在自己的床上,哭得小脸通红。

    她顿时心疼了:“晏晏怎么了?是做噩梦了吗?”

    小晏晏看妈妈过来,一头扎进被子里,露出肉嘟嘟的小屁屁。

    佟雪绿定睛一看,只见他的屁股上湿了一大块,目光下移,床单上也被画了地图。

    好家伙!

    这是尿床了,然后自己觉得没脸见人所以哭了?

    佟雪绿走过去拍了拍儿子肉嘟嘟的屁股:“晏晏你告诉妈妈,你是不是偷喝饮料了?”

    龙凤胎从两岁开始两人晚上睡觉就不用尿片,也很少起夜,除非睡觉之前喝太多水。

    小晏晏脸埋在被子里,小身子抖了抖,声音从被子瓮声瓮气传出来:“妈妈,晏晏错了,晏晏不该偷喝饮料。”

    原来之前小晏晏跑去打小报告后,小染染被爸爸说服了,剩下的饮料就没有人喝。

    小晏晏觉得很可惜,于是趁着大人不注意,把半瓶饮料全部喝下去了。

    于是睡觉的时候就发大水了。

    佟雪绿简直哭笑不得,让温如归拿了干净的裤子和被单过来,给小家伙换上之后,又答应他不会把这事情说出去。

    不过作为惩罚,佟雪绿扣掉了他接下来半个月的零食。

    小晏晏心疼得小唇儿嘟起来,样子看上去说有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等小晏晏再睡着,两人热出了一身的汗,让佟雪绿十分怀念有空调的日子。

    她又去冲了一次澡,回来夜已经深了,她也没了之前的兴致。

    关了灯后,温如归抱着她纤细的腰,心里想着回头一定要把两个小家伙分出去住。

    三岁的孩子已经是大孩子,完全可以单独睡。

    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

    温如归一直很想靠自己的科研成果,给家里赚来一辆轿车。

    只是这年代,国外对华国处处防备和打压,国内很多科学家也更重视实用和军工武器的研制。

    因此虽然国家在军工武器方面发展进步很快,但要得到国外的认可很难,要取得诺贝尔奖更是难上加难。

    温如归想通过拿诺贝尔物理奖赚到轿车的愿望注定要落空,不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