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四章:那又如何?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哥,其实独孤安乐那傻妞也挺不错的,至少她是真的爱你。”阿玉走至厅门前,瞧了眼坐在椅子上怒气难消的逍无忌,故而开口劝慰道。

    “闭嘴,她再好,终究不是我要的。”逍无忌冷冷的道。

    阿玉被逍无忌吼得愣了一瞬,扯了扯嘴角,她漫步随意的坐到逍无忌的身旁。其实逍无忌所说的她何尝不知道,人啊,就是奇怪,爱的人不在自己,爱自己的,却视而不见的避开,或许就像那句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吧。

    罢了,依逍无忌现在这不比以前的脾性,她还是少说少错好,否则倒霉的还是自己。

    “太子殿下,殿外有人求见,自称能解皇上身上的蛊毒 。”

    闻言,逍无忌与阿玉不约而同的对视了一眼,能解父皇身上的蛊毒?可父皇中蛊之事一直都未向外透露过,又哪里来的人知道父皇身中蛊毒了呢?

    “让他进来。”逍无忌面无表情的沉声道,他倒要看看是何方神圣。

    “是。”

    “哥,你说这个人怎么知道父皇中了蛊毒?”关键是还能解,他们寻遍了南疆都未找到破解之法,来的这个人却说能解?难不成便是此人给父皇下的蛊?不对,不对,若真是他下的,有何必多此一举的来给父皇解毒呢?

    “我也好奇得很。”逍无忌意味深长的道,微眯的眸光中满是危险的暗光。

    须臾,侍卫带着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的人走了进来,那人的面容几乎被斗篷遮住了,只露出一张略微苍白的唇,不过看身形高度倒像是个女子。

    “草民见过太子殿下、公主。”

    喑哑而无力的声音,就像从喉咙里憋出来的一样,仿似受过什么折磨,叫人听着也不怎么舒服。

    逍无忌漫不经心的打量了一眼跪在地上,微微伏头的人,不咸不淡的道:“听闻你能解蛊?”

    “回殿下,是的。”

    “怎么个解法?”逍无忌眉头一皱,问道,若是这人胆敢糊弄他,他定然让她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万蛊之王。”那人淡淡的道。

    闻言,逍无忌心下一转,眸光一凝,似想到了什么。

    “将你的斗篷摘了。”

    “是。”那人愣了一下,随即便应声,紧接着便将黑色斗篷拿了下来,由此便露出了她的庐山真面目。

    “李氏?”逍无忌眯眼打量着眼前面色形容枯槁的人,试探却又肯定的道。

    “正是。”李氏抬起一双空洞无神却满是阴翳的眸子看向逍无忌应道。

    彼时,大燕,公主府。

    “公主穿上这嫁衣定然是这天下间最美的新娘。”

    闻言,独孤安乐眉眼浮笑,她抬手一寸一寸的轻抚着那大红灼目万分的嫁衣。

    “绿衣,你说无忌哥哥会喜欢吗?”她痴痴的笑着,手抚在那精巧的绣花之上,心中想着的却是明日就能见到无忌哥哥,成为无忌哥哥的妻子,她这一辈子的执念,明日总算要实现了。

    “公主生的便是如此的国色天香,穿上这独一无二的嫁衣更是美得倾国倾城,逍太子一定会被公主迷的神魂颠倒的。”绿衣掩嘴偷笑道。

    “就你嘴甜。”独孤安乐嗔道,娇笑的瞪了绿衣一眼,心下却想的只望是如此。

    “左相,你来了。”突然殿外传来了一道声音,原本巧笑倩兮,娇容痴嗔的独孤安乐脸色一僵,眉目之间顷刻便覆满了冷意。心想她来做什么?

    “公主呢?”阮无双不知道自己遭人厌恶到这个地步了,可不论如何,有些话她都想跟独孤安乐说清楚。

    “在殿中。”

    “嗯。”阮无双点了点头,便信步走了进去。

    “你来做什么?”

    岂知方才踏进去,便听到独孤安乐冷冷的声音传来,比起这数九寒冬还冷上几分。

    阮无双抿了抿唇,便不以为然的走了进来,她抬眸与独孤安乐那覆满敌意的眸子对视。

    “明日便是和亲之日了,你真的想清楚了?”阮无双淡声问道,逍无忌不是她的良人,她嫁过去便是将自己陷入了痛苦的沼泽,她初听独孤连城说她自请和亲时,心中惊讶却又是在意料之中 。

    此刻若是独孤安乐有丝毫的后悔,她便是想法设法也会将这和亲取消,作为那曾经的怀念,她只希望独孤安乐能幸福罢了。

    “呵呵?与你何干?该不会你还对无忌哥哥念念不忘吧。”独孤安乐冷冷的道,话落,似不愿在看她一眼,便转过了身子背对她而站。

    “你想清楚便成,那边不比这边,你自己好好照顾自己。”阮无双一字一句的道。

    “你不用如此惺惺作态,你走,这里不欢迎你。”独孤安乐蓦然喝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