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55章 冯亭执着的想要一个答案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江夫人,得饶人处且饶人的好,你也不想自己的儿子都觉得你无理取闹吧,我来之前已经给他打过电话,我想再过不久他应该就回来了。”林筱薇说道。

    不提江以珩还好,一提,江夫人的火气蹭蹭的往上涨,没好气的瞪着林筱薇。

    她只觉得江以珩是被林筱薇这狐狸精给勾去了魂,要不然也不会到现在反而和她这个当妈的生分了。

    “你给我闭嘴!你个狐狸精,用计嫁进路家也就算了,结果还惹出那么多的桃色新闻,生的儿子还死了,现在还想着祸害以珩,有我在,我看你根本就是在做梦。”江夫人没好气的说道。

    林筱薇神色不变。

    江夫人则是叫佣人把鸡毛掸子拿过来,她要扫一扫屋子里狐狸的骚气,要不然整一个骚的臭的不行。

    “妈,您太过分了,她是我姐,你骂我可以,但不能骂我姐。”林晓挺着胸膛,难得硬气了一回。

    江夫人轻蔑的看她一眼,“林晓,你也就在你姐姐面前装一装,还真等别人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啊,无非就是想让你姐当出头羊,然后你在后面坐享渔翁之利,谁说你不聪明的,我看你的小算盘算的可精着呢。”

    林晓听了,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紧紧地攥着林筱薇的手,生怕她会误会。

    “姐,我没有,你别听她胡说。”林晓有些害怕的说道。

    林筱薇只是拉着她的手转身就走。

    江夫人声音尖锐的让人把她们两人拦住,来了,今日就别想着走出去。

    林筱薇勾唇冷笑一声,江夫人还真当她是混黑的,学人家道上的想霸道一会,不过也不看看她有没有这个能力来。

    江以珩一进屋,就感受到了大厅箭弩拔张的气氛。

    “筱薇,你没事吧?”江以珩快步走到林筱薇面前,着急的问道。

    至于满面伤痕的林晓,他完全的熟视无睹。

    林晓的心忍不住一抽,有些哀伤的看了江以珩一眼,结果江以珩满心满眼都是林筱薇,对她的目光完全的熟视无睹。

    林晓心里格外的不是滋味,垂下眼,掩了眼里闪过的怨恨和不甘。

    她对林筱薇的恨意也越发的浓烈。

    甚至生出了既然生了她又为什么要生下林筱薇的感慨。

    她爱江以珩,可江以珩一心只有她的姐姐,这样的三角恋让她痛不欲生,甚至也让她的心里无形的扭曲了。

    如果可以,她多么的希望江以珩能够把他对林筱薇的二十分的注意力放在她的身上。

    林筱薇只是把林晓拉到了江以珩的面前,眼里的嘲讽一览无遗,似乎是在嘲笑着江以珩自己的妻子不关心,竟然有心情来关心她这个外人。

    江以珩注意到林晓脸上的青一块紫一块,有些尴尬,不过多少还是心疼林晓的,没来由的埋怨起了自己的母亲。

    “妈,晓晓是无辜的,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了,她再怎么的惹你生气,你也不能如此的对她,你要是再这样的话,我会考虑和晓晓搬出去住的。”江以珩沉下脸,严肃道。

    今天不管是为了林筱薇还是林晓,他都必须表态,要不然以他母亲的秉性,恐怕会把林晓折磨致死,到时候他和林筱薇之间的误会就越发的没法解释清楚了。

    “儿子,为了这两个狐狸精,你是天天的跟妈较劲,好几次的忤逆着妈妈的话,我看这几年你跟你爸爸学做生意,没把自己学的沉稳点,倒是懂得和自己的爸妈扭脖子对着干了。”江夫人冷笑一声,没好气的说道。

    江以珩脸上一阵青一阵紫的,脸上好不精彩。

    他扯了扯脖子上的领带,然后才看向江夫人。

    “妈,您要还揪着以前的事不放就没意思了,晓晓现在是我的妻子,我是打算和她过一辈子的,您要真心接受不了她,我们会搬出去。”

    “哟,说的好正义凛然,不过以珩,你可别忘了我是你妈,你心里想什么我心里可清楚着呢,你说要和林晓过一辈子,无非是念念不忘林筱薇,你这辈子都周旋在她们两姐妹间,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也不显臊得慌。”江夫人嗤笑两声,阴阳怪气的说道。

    江以珩为了林筱薇和林晓两个人,一次次的和她起争执,江夫人心里也不是不难过的,甚至生出了这个儿子算是白养了,典型的有了儿媳忘了娘,所以才有了今日的一幕来。

    如果江以珩当真为了这两人搬出去的话,那她会考虑把江家的抚养权全都给收回来,与其给一个不知感恩的,还不如培植一个对她言听计从的。

    江家旁系多,青年才俊也不仅仅只是江以珩一个,从中挑选一个出来加以培养和继承也不是没有,她就当没有江以珩这个儿子。

    “妈。”江以珩无奈道。

    “以珩,我今日就给你两条路选,要么你给我弄出一个大胖孙子来,要么你就乖乖的继承家业,我如何的管理林晓你都不要管,要不然我会让你爸剥夺你的继承权,我们就当没有你这个儿子,我倒要看看没有江家的庇佑,你还如何的蹦跶。”江夫人冷声道。

    江以珩只是看着江夫人。

    他都妥协到这个程度了,他不知道江夫人为何还如此的咄咄逼人。

    “妈,孩子的事我会想办法,但不是现在,还有我对江氏集团根本就不感兴趣,你要收回就收回,我继续回去当我的医生。”江以珩道。

    林晓听了,瞳孔一缩,手下意识的握成拳头,她演的这一出,根本就不是为了江以珩放弃江家的一切。

    江以珩是江家的唯一继承人,断不能放弃这庞大的家业。

    林晓脑子转动着,然后绕过林筱薇朝江夫人走过去,双膝一弯跪在江夫人的面前。

    “婆婆,是我的错,您别怪以珩,他是您唯一的儿子,您和公公辛辛苦苦打下这份家业为的也不过是以珩能够衣食无忧,您要是把他赶出去就完全的违背您的初衷了,您要是还不解气,可以打我一顿。”林晓无声的哭泣着,闷声说道。

    江夫人俯瞰着她,眼里满是轻蔑。

    林筱薇看着跪在地上更显瘦削的林晓,心里非常的复杂。

    她不得不承认,林晓爱江以珩爱到骨髓里,这份爱过于深沉,也让她无形的把自己放低在尘埃里,看起来是那么的卑微。

    如果她是一个旁观者,她会看不起如此怒其不争的林晓,可惜她不是一个旁观者,所以她心里除了恨铁不成钢之外,更多的是心疼,对于江以珩,也更多的是埋怨。

    这个男人,从始至终都是那么的窝囊,连自己的妻子都没有保护好。

    六年前是如此,六年后还是如此。

    林筱薇走过去把林晓扶起来,然后转头看着江以珩。

    “江以珩,连自己的妻子和母亲的关系都没法周旋好,我想你不配当一名丈夫,你让我非常的瞧不起。”林筱薇淡道。

    江以珩的瞳孔一缩,眼底深处闪过一丝的悲痛。

    他努力的弃医从商,努力的赶上路向南的步伐,从而证明自己也是可以给林筱薇保护的,没想到在她的眼里,他还是个懦弱无能的男人。

    江以珩的胸腔里燃烧起一股邪火来,几乎要把他的理智给烧光了。

    “筱薇,从始至终我想保护的都只有你一个人,你说要我娶晓晓,我答应了,你说只有商人才能保护你,然后我弃医从商,我努力的做那个能够配得上你的男人,你为什么就不能好好看看我呢,我从来都不能当晓晓的保护者。”江以珩忍不住的宣泄而出。

    这份心思,他埋藏了六七年的时间,直到今日林筱薇骂他废物他才宣泄而出,他受不了林筱薇眼里嘲讽的目光。

    林筱薇只是冷静的看着江以珩的发疯。

    而林晓则是浑身一震,瘦弱的身躯抖的更加的厉害,眼泪一滴一滴的往下掉,抬起头,泪眼婆娑的看着江以珩,因为眼泪,她几乎看不出江以珩的样子来。

    她觉得太痛了。

    江以珩的话如同一把利刃直接插进了她的心口里。

    “晓晓,我们走吧。”林筱薇说道。

    林晓却直接把手从她的手里抽走,低下头,看都不看林筱薇一眼。

    “姐,你走吧,我已经是以珩的妻子,这辈子是一定要和他在一块的。”林晓轻声说道。

    林筱薇眼神复杂的看着林晓的发旋,心里就像是被一颗大石头给堵住了一样,很不舒服。

    “晓晓。”林筱薇加重声音说道。

    林晓抬起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